初显威能 一(1 / 1)

那把刀在六耳的鼻尖闪着微弱的银光,竟然还挑衅般的晃动。

渐渐的,六耳借着月光,看清了来者,是一只体态壮硕的公猴,身披银甲,好不威风。

“元帅,流元帅此次意图叛离亲族,证据确凿,在反抗中,被您误杀,实属无奈。我想崩、芭两位将军也会谅解您,您成为大元帅接管流元帅的所有兵马指日可待了,在此小的,先预祝大将军福如东海,万事如意。”

献媚者正是六耳刚来时,唤众猴围攻他的那只该死的老猴。

马元帅看着老猴,嘴角微微向上,随后一脚踹翻了六耳,拍了拍老猴的肩膀。

“小的们别打死了,你去把族老,和两位将军叫过来,跟他们讲讲缘由,别乱说话。”

“小的明白。”

老猴屁颠屁颠的朝水帘洞走去。名为马元帅的猴子坐在巨石上一个劲的傻笑。这次它不光铲除了一个异己,还抓住了一个小丑,这次真是干得不错。

这场闹剧的最终赢家是他马元帅。

风,渐渐的大了起来,云被吹散了,月冰冷的看着这场闹剧。

六耳刚抓住一只猴将他甩了出去,但很快又扑来五六只,打不过,跑不掉,这让六耳很无奈,但好在,疼痛感似乎越来越弱,也不知道是刚习得的法决的原因,还是近他快失去意识了。

猴子渐渐停下了手,可六却耳适应了与猴群作战,越来越疯狂猴群被这景象吓到了,越来越不敢向前。

沉默者突然的狂暴,震慑性不是一般的大。平时心情不好就对六耳拳脚相加的猴崽子们直勾勾的望着他,不敢越界。

六耳本就是为了习得法术,不想发生事端才一直容忍,却被狡猾的猴子当成怯懦。

马将军恐生事端,直接冲进猴群,左手抓住六耳的头,右手用刀把狠狠的撞了一下六耳的肚子,众猴也一齐将六耳按在了地上。

六耳已经昏死在了地上,只知道耳边叽叽喳喳的猴群在惨叫。等六耳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无忧岛。

岛上一片祥和,太阳暖暖的,河边的果树结也长出了几颗青涩的果实。几声清脆的鸟叫声此起彼伏。六耳多希望梦不要醒,就算死了,在美梦中也不错,就是此生没办法遵守诺言了。

当他再睁开眼睛,他惊奇的发现他没有做梦自己的确回到了无忧岛。他也不再想因果了,走到湖边洗干净了脸上的血迹。他本想去找小鹿,却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他决定先去养伤。

夜晚,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妖力暴增,从地上弹了起来,两眼通红的望着众猴,随即与马元帅撕打起来,自己越打越愤怒,撕打得越用劲,正当马元帅化成乌鸦飞走之际,自己忽然变成了巨猿,将马将军捏碎,吞食了,并将一众猴兵,通通咬死,然后纵身驾云回到了无忧岛。

六耳从梦中惊醒,这个梦是那样真实,可是自己从哪里学来的本领,心性如此残暴真的是自己吗。

六耳呆呆的望着月亮,冷汗不住的往外冒着。他发现他睡不着了,他坐在原地,开始打坐冥想。

“显密圆通真妙诀,惜修生命无他说。都来总是精气神,谨固牢藏休漏泄。休漏泄,体中藏,汝受吾传道自昌。口诀记来多有益,屏除邪欲得清凉。得清凉,光皎洁,好向丹台赏明月。月藏玉兔日藏乌,自有龟蛇相盘结。相盘结,性命坚,却能火里种金莲。攒簇五行颠倒用,功完随作佛和仙。”

这是流将军叫他的稳固心性,破解长生修行的口诀,想必这花果山中,除了被关押的美猴王齐天大圣,没人能真正的参透吧。

但是六耳竟悟出了些许道理,眼睛沉了起来,再一睁眼便来到了自己的心神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