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猴降世 三(1 / 1)

第二天小鹿醒了,看着身边的山花野果,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身拿起一颗向山里走去,她怎会不知道猴子什么时候出发的,只是她不想成为她的绊脚石罢了。

猴子走了近半个月,才来到了湖边,他只是稍做修整,便立马磨利了石头,绑在树枝上,做了把简易的斧头。风风火火的忙活了两天。

灰蒙蒙的世界,有一艘小木筏安静的躺在岸边。

别看这木筏简陋,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小木筏虽然粗陋了些,但上边还有芭蕉叶做的船帆,还有俩木桨。看着小木筏,猴子笑了,他坐在礁石上等待着天亮,仿佛天一亮他就能到花果山,他就能和同族兄弟一起修炼,很快他就能修炼成人形。

太阳刚探出半个脑袋,猴子便杨帆启航了。刚开始的三天猴子靠出发时摘的野果饱腹,后来他就又开始了垂钓。白天赶路捕鱼,夜晚睡觉修炼。不知过了多久船靠岸了。

他走上岸,发现老树发了新芽,大雁正在回到这片大陆上。看来此行也只花了半年。

猴子先是上岸找寻食物,半年的生鱼吃得他有点恶心了,漂泊的生活也让他感到格外无聊。

导致他上了岸,吃饱后,就追逐蝴蝶,小鸟去了。直到傍晚才想起前来寻找花果山的目的。

六耳夜晚,拿着火炬到了一瀑布边缘,看到一老猴子在喝水。他静了下狂躁的内心。

“前辈请问这里是离花果山吗,我是从。。。。。。”

六耳弯下腰恭敬的向河边喝水的老猴确认情况,老猴呢看见问路的是一只生有六耳的怪猴,还没等六耳说完,瞬间怪叫起来,不多时围过来一群猴子,对着六耳拳打脚踢。

六耳拼命的往外跑,但总是在快出去的时候被猴群拉了回去。直到众猴打累了,才将他丢到河里嬉笑着离去。

月光冷冷的洒在六耳脸上,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大家都是妖怪,无忧岛的精怪排斥他,连同为猴子的妖精也欧打他,难道就因为他多了四个耳朵吗。六耳不懂,在这一个甲子的年岁里,他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但同类永远不接纳他,他想过割掉多余的耳朵,融入他们所谓的正常世界,可小鹿却阻止了他可笑的行为。

对啊,小鹿,他答应过小鹿要一起去人间的,好不容易找到猴子聚集的地方,怎么能不寻到法子就狼狈的离开。

第二天,天还灰蒙蒙的,六耳便早早的坐在了水帘洞前。猴子们照常欧打他,就连刚出生不久的小猴子都拿石子扔他。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打他的猴子依然还有,只不过慢慢的少了,咒骂他的反而多了起来。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自从那天被群猴围欧后,六耳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让他杀了他们。六耳一直忍耐,他知道这是他的心魔,他觉得他很快就要扛不住了,肉体上的折磨和心灵上的无奈,让他接近崩溃。

一天夜里,六耳在闭目养伤,突然,他弹了起来,手里紧握着石刀,双眼狠戾的望着来者。

“别怕,孩子,我告诉你一些法决,你就赶快快点离开吧,这是我们大王教给我的,我想你肯定需要。”

来的是一只银灰色的老猴子,很老也很丑还瞎了一只眼睛,毛发蓬松且肮脏,很是可怕。

六耳听后,眼神慢慢恢复正常,踉跄的走上去搀扶老者,连声道谢,但是身后那手里拿的石头却却并未丢弃。

老猴将一些他们大王传给他们的法绝告诉了六耳,六耳发现这些法学皆是一些基础,当然也有助于修行的心经,不过寥胜于无。

六耳将老猴传授的发觉记住后,诚心告别,正准备离去,一支利箭从六耳耳边划过,射中了老者。

老者只是嘟啷着快跑。六耳刚想上前扶起老猴,却被老猴推开,紧接着老猴的头掉了下来,眼睛中没有一丝恐惧,且有一些不该有的安然。

六耳紧盯着来者,一把大刀停在了六耳的鼻尖。

夜很安静,清风缓缓的吹过,冷飕飕的,草丛中闪烁着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