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猴降世 二(1 / 1)

玄忧岛,是傲来国内陆湖中的最大的岛屿群。岛内林中深处凶险无比,唯一绝对安全的地点也就是午时的河边,这是正常饮水的时候绝对不能发生厮杀,违反的后果,可能就是被众妖食其肉,枕其骨了。

奇怪的是,没有族群的庇护,那一猴一鹿也并未遇到过危即生命的事情,唯一遗憾点的也就是,居无定所,整日飘零。但好在渴了能饮些溪湖露水,饿了可吃些山花野果。空余时间修炼化形,也有个说话的对象,也不算太无趣。

傲来国也算个天地林秀的天灵宝地,对妖怪的修行很有帮助,加之很少有人类叨扰,自是一派生机勃勃的样貌。

俩小妖也算走运,时常能遇到心善的妖怪,指点一番。

不过他们最担心的不是修行的进度有多难,而是害怕成为大妖的口粮。毕竟人吃人都是常事,何况是更具野性的妖呢。

雨总是不合时宜的下着,河边一小猴子坐在岸边,手持鱼竿,弓腰垂钓着。随意摆放在一旁的竹篮环抱着两条肥美的大鱼。

雨过天晴,云渐渐的消散,只留下太阳孤身挂在天边。微风轻轻的吹动着枯草,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聚起了薄薄的一层,瞬间染上了几分赤黄,天边也架起了一道虹桥。

猴子伸了伸懒腰,将简易的竹竿随手丢入河里。也许猴子就是这样,用看似简单的方法来解决事情,却无端惹出更多事来。算了随他吧,明天再说。且看他左手拿着竹篮,弓着妖,小心翼翼的爬上了树,不多时,右手多了几颗野果,匆匆的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小猴子你回来了哈,今天又有好多吃的呀。”

猴子没回头,只是拿着两块打火石相互碰撞着。好一会,擦出了些小火花,很快,洞散发出光芒,很多没有开启灵智的野兽便慌忙逃去。

洞,篝火上,架着三条鱼,随着时间的推移,鱼渐渐散发出淡淡的焦香。一青衣少女正玩弄着头上的小角。

山洞外偶尔闪出几道寒光,不过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猴子将鱼从火上拿了出来,放在了荷叶上,似乎有什么心事。不知道怎么回事,猴子最近总是在深夜沉思,难道是想母猴子了?

正当猴子沉思时,一道倩影闪过,她从后面抱起猴子,摸着他的耳朵。猴子想要挣扎却又逃不出这看似柔弱无力的双臂。

“小鹿,快放开我,你要嘞死我了,喂,听见没,我会打你的哦。”

原来少女就是小鹿,看来修炼得还算顺利,不过头上那俩小小的俩鹿角还是有些打眼,不过这并不影响她那扰乱心智的容颜,娇媚却不世俗,身着一青色羽衣,给人的感觉更多的邻家小妹妹,看来在这在野蛮世界,她依然有他的坚守,残酷的生活无法磨灭纯真的心智。

“谁叫你不理人家的,夸你你也不回,叫你你也不应,你是不是外面有猴了,你肯定是外面有猴了。”

猴子看着眼前这可人眼中带着泪水,忽闪忽闪的望着自己,不禁打了个寒颤。

“哪来的猴,别说母猴了,玄忧岛除了我哪还有猴子,除了你,我就没和母的打过交道。”

“那你说,我美不美,说嘛。”小鹿,靠近猴子,抓住他毛绒绒的手追问着。

“很美,天上的仙女可能也不如你美吧,可是我是猴诶,你人形再美,在我看来也不过是没发育完全的猴子罢了。”

“哼。”

小鹿抱着一只烤鱼,躲在一边啃食起来。她哪里看得到,猴子正望着她偷笑。吃完后,小鹿还是没有转过身来。

四周很静,静的可怕。

“我想,明天去趟花果山。”

最终还是猴子打破了可怕的寂静,随即而来的是跟可怕的寂静。

“去吧,不用担心我。”

“嗯,好。”

小鹿知道猴子在想什么,猴子要强。修行方面猴子不能说慢,甚至可以说很快了,可是自从自己修成人形的那一刻,猴子有些失落,没有嫉妒,只是单纯的觉得他无能,在这化形方面没有丝毫进展。虽然这并不影响他在妖怪的世界生存,可是他答应过小鹿一起去人间,难道要以猴子的姿态去吗,万万不可,他不会食言。

小鹿的父母生前本来就是修成人形的大妖,自己出生时便是妖,并不用经历精怪的过程,只要巩固修炼。而且同族的亲戚也曾偷偷的给了他一些功法,当然是更偏向他们一族的修行法子。

猴子总是死脑筋的,他想的只是自己的无能,和对未来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