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只要跑得快,扑街就追不上我(1 / 2)

十字街内,王泉看着那大盖帽,淡笑道:“怎么,官商勾结,打算欺压普通老百姓?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

那大盖帽脸色阴沉,“这里是阴市,阴市有阴市的规矩。”

王泉脸上笑容忽然消失。

他看着这“人”,又扫了圈周围围观的“人”,淡淡道:“我的规矩,就是你们都得死。”

下一刻,他冲进“人群”。

卤肉店内,听着外面喊杀声惨叫声不断,尔后渐渐没了声音,只剩下一颗脑袋的孙乾表情惊惶。

不一会儿,店主从里屋收拾完孙乾的身体出来,他身上的围裙还溅着血迹,手里一把滴血剔骨刀,嘴里还叼着根手指头。

听到外面完全没有该有的热闹动静,他微微一怔,“怎么回事儿?”

玻璃橱柜里的四颗人头自然不答。

先不说他们压根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会说。

店主嚼了嚼嘴上叼着的手指头。

伴随着鲜血飞溅,他拎着剔骨刀就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他怔了一下。

原本热闹非凡的十字街此刻竟然空无一人。

但奇怪的是,那些大红灯笼还有街道两边的摊位都完好无损,甚至有卖烧烤的摊位里,烤箱上的人肉串还在滋滋冒油。

但就是一个“人”也没有。

卤肉店主人肉佬抬头望天。

天空万里无云,但也没星星。

只见一轮森白残月天边斜挂,阴冷的月光照耀着大地,给这片十字街覆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诡谲。

但这一切对人肉佬来说都很正常。

不如说这才是午夜十字街的正常状态。

只是没了街上的“人”。

人肉佬走到街上朝两边打量。

一眼就能望到尽头,摊位上的灯光食物都在。

他靠近一家做人血奶茶的店,手摸了下茶壶。

还是热的。

他提着刀便往十字街入口走去,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甚至小跑起来。

花了五分钟,他跑到入口处。

依旧没遇见任何人。

无论是人还是“人”,他都没见到。

人肉佬不做迟疑,马上跑到街边那一排门面房的第一家。

这是家卖麻辣烫的店,店里买的都是人体内的内脏。

他进到店里,却发现店内空无一“人”。

毫不犹豫,他马上出来到了第二家店。

依旧空无一“人”。

紧接着是第三家,第四家,第五家

一连看了十几家,都是空无一人。

从“肉松”面包房内出来,他嚼着嘴里叼着的手指,眉头紧锁。

下一刻,他表情一变,回头看向自家卤肉店,“不好!调虎离山!”

他飞奔而去。

当回到店里,他却发现一切都没变化。

那四颗新鲜人头已经好好摆在玻璃橱柜中。

想了想,人肉佬返身关上门,从里面上了锁,然后提着剔骨刀就进了里屋。

里屋满地血污,还有着难闻的血腥气。

天花板上倒挂着几个铁钩,每条铁钩上都倒挂着一具无头无双臂的人体。

这些人体腹部被剖开,里面没有内脏。

血也都放干了,这些是之后他打算拿去卖的肉。

旁边案板上堆着的是切成段状的手臂以及手指。

人肉佬左右打量,但这里除了他之外,在没别的“人”或人了。

他松了口气,走到外屋,掏出一根手指骨叼嘴里,然后手指冒出一抹绿色幽焰点燃了指骨。

指骨燃烧的烟气被他吸入鼻腔,然后他便露出安心舒坦的表情。

他已经想好了,今夜就安安静静待着,然后等到早上,外面的肉人便会消失不见。

到时候他就能好好处理今天入手的肉们,等到晚上就能拿出去卖了。

至于外面那些“人”

反正明天它们还会出现。

它们有王上赋予的权能,在这十夜里是无法被完全消灭的。

哪怕魂飞魄散,等到第二天入夜,它们也会重新出现。

正在他美美抽着“烟”的时候

笃——

笃笃——

笃笃笃——

屋门忽然被敲响。

人肉佬一怔,缓缓起身靠近大门,低声道:“谁?”

这条街上的“人”全都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