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玄海元山(1 / 2)

枕河山 不见楚 9719 字 1个月前

早先的那堆篝火旁,此时正坐着三人。

一人便是刚刚那名剑修,此时正拿着树枝拨弄篝火,使它燃烧得更旺盛一些。

此人约四十岁的年纪,身材高大,一袭白色道袍不染纤尘,点缀以青色云纹,右手袖口处纹着一柄小剑。

他剑眉星目,道髻高高系起,中间插着一支青木簪。往前倒退二十年,当是一位风流倜傥美少年。

另外两人自然是唐柳。

柳齐云从背包里取来纱布与金疮药。刚刚一战,他左手掌心与左臂皆受了些伤,不过伤痕极浅,略做包扎即可。唐清在自己舅舅身边,忙忙碌碌,帮着一起上药。

不一会儿,柳齐云系上衣服,将药品收好。

唐清此时则呆呆坐在一旁,有些无法回过神来。

那名剑修,自称“剑宗明忘”。

太平剑宗首座晏青雀,便是掌宗,又被称为剑尊。

掌宗之下有四位剑守,即是宗门护法,四人分别负责授课、除妖、刑律、铸剑。

红锦剑守,司业长老,总揽弟子收取、功法传承一应事宜。

苍霁剑守,司行长老,总揽下山降妖、斩鬼、除魔。

墨随剑守,司律长老,总揽弟子功过赏罚。

黄鹤剑守,司剑长老,总揽太平剑宗一切铸造事宜,太平武库的掌控者。

太平剑宗如今一代的四大剑守,黄鹤剑守便是那位段位低、境界高的铸剑师,而苍霁剑守,他的名字正是明忘。

自明忘记事起,他便在太平剑宗接天峰上跟随师父一起修行。后来师父驾鹤西去,明忘便接任了苍霁剑守一职,接任时年仅三十岁,而全宗上下未有任何人觉得有丝毫不妥。苍霁剑守主要负责与妖、鬼、魔打交道,所谓交道大部分情况下其实就是战斗,那么谁来接任最为合适?自然是最会战斗之人。

明忘二十岁时第一次下山,之后每在山下修行四年便回宗靜修一年,如今已在山下度过了二十个年头。从最初的小妖开始,随着明忘修为渐高,他挑选的对手也越来越强。正是在这种舍生忘死的浴血历练之中,明忘的御剑术臻至化境,战斗意识与经验也愈发丰富。明忘三十岁时从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如果说那时主要还是因为他懂战斗、会战斗,而单论杀力还略微有些缺失的话,那么如今十五年过去了,他的经验犹在甚至更为恐怖,战力短板也已补齐,可以说此时的明忘正处在他的巅峰。

苍霁剑守明忘,修为仙道十一楼,段位九段二境。

而唐清如此了解明忘,却不仅仅是因为他的修为、宗门以及在江湖上的名望。相比一般的江湖豪侠,明忘最特殊的,是他还有另外一重身份。

文能提笔诗百句,武能御剑行千里。

他同时还是一位小说家。

明忘有一部极为出色的话本小说在民间广为流传,名为《东天剑闻》。在这本小说中,明忘记录了剑宗少年李东天奉师命下山斩妖除魔的种种趣事。小说篇幅不长,由一个个短小精悍的故事组成,每篇除了李东天外,自然还有另外一个主角,或为鬼,或为妖,又或是魔。

明眼人一眼便知,这是明忘在记录自己的故事。

《东天剑闻》故事清新脱俗,妖魔鬼怪妙趣横生,又经由业内数一数二的览章书局发行,一经推出便洛阳纸贵。说书先生更是以此为蓝本展开创作,不知道救活了多少酒楼茶馆。

唐清作为江湖话本的狂热爱好者,自然也不例外。此刻在他的行囊里,便藏着一部《东天剑闻》黄龙四年珍藏版,宝贝得紧。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幸能见到真人。

而初见之时明忘的一句话,更是让当时手足无措的唐清雪上加霜。

当时明忘从飞剑上跃下,大步走到二人身前,行了一礼后道:“剑宗,明忘,见过二位。”

而后他便转头看向唐清,态度和蔼说道:“这位小友,可愿随吾学剑?”

听到这句话,唐清身子抖动了一下。

剑宗?

明忘?

随他?

学剑?

原先是书院,现在剑宗也来了么?

唐清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正欲开口回答,柳齐云却在一旁行了一礼,而后冷静道:“晚辈柳齐云见过前辈。前辈能找到我们,想来是受到某位缇骑指引。只是不知那位是否有什么东西或信件要拜托前辈转交给我?”

明忘笑了笑,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递给柳齐云。

柳齐云接过一看,字条上面只有十二个字,“赤子润文门迎无恙堪惹写尽”。

他点了点头。这是缇骑常用的密文暗号,破解上面的内容也很简单。看完以后,他便将之直接丢入了篝火中。

然后明忘又轻拍剑鞘,只见他背后飞剑自动飞出,在四周树丛草木间一阵翻飞,而后返回到明忘身后剑鞘之中。

不多时,便见到七个身影从草丛间出现,皆身着黑衣,面带愧色。

柳齐云对他们摇了摇头,示意非战之罪,而后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继续潜伏。

见到七人退下,明忘开口补充道:“放心,吾之前只是打晕了他们。至于你安排在外圈的人手,没有人发现吾。”

虽说先前明忘御剑飞来、报出自己身份与宗门时,柳齐云已基本相信明忘对他们没有恶意,但没有缇骑的消息佐证,他始终无法完全确认。

所以他才对明忘说是否有什么东西需要转交。明忘能找到他们二人并潜伏进来,一定是有缇骑通风报信,但明忘又不是敌人,因此那位“走漏消息”的缇骑一定给了明忘什么东西,足以向他证明明忘的身份。

果然,明忘给出的字条上面的加密方式只有缇骑能写能读,这张字条告诉他“此人明忘可信”,再加上周围的七名暗骑毫发无损,柳齐云终于放下心来。

于是他又郑重向明忘行了一礼,说道:“事发突然,必须确认您的身份,还请前辈见谅。”

明忘拱手回礼,并道:“是吾失礼在先。”

然后三人相顾无言。

唐清见状,又深呼吸一次,正准备继续前面所说的收徒之事,柳齐云却又先开口了:“前辈请先稍等,晚辈需要包扎一下。小清来帮我。”

最后一句已然是命令的语气了。

唐清“啊”了一声,觉得很是惭愧,自己居然完全没想到舅舅的伤势。虽说伤口皆不深,但终究是见红了。

唐清立刻点头,一边对着明忘连连弯腰鞠躬,却也什么都没说,然后便跟着柳齐云回到篝火旁忙碌起来。

柳齐云两次打断唐清说话,明忘在一旁看得真切,显然柳齐云是不想让唐清拜入自己门下,不希望二人聊起拜师之事。这其中蕴含的抗拒意味,可能只有唐清看不出来。

而对于柳齐云把自己晾在这里的行为,明忘也不以为忤。毕竟先前是他隐在暗处,对着唐柳二人下了狠手,搞得对方狼狈不堪。再加上柳齐云明知他是要挖墙角,却能够在确认了身份之后仍然认真向他行礼,明忘已很是知足。

于是他也坐到篝火旁,安静等待。

过了一会儿,包扎完毕的柳齐云率先起身,走到明忘身前。

他双手作揖,弯腰到底,恭敬行了三拜大礼,然后说道:“晚辈柳齐云,多谢明忘前辈传道大恩。”

明忘坦然受了三拜。

柳齐云已然回过味来。先前飞剑四次出现,其中的第二场对战持续时间最久,也是两人打得最为胶着的一次。可是事实上,柳齐云在知道明忘的真实身份之后,发现自己其实完全无法与对方相抗衡。因此关于那一场对战,柳齐云如今细细思索下来,便觉得有了一个说法。

这是一场指导战。

所谓指导战,一般是指师长在与弟子对决时,将自己段位压制在与弟子相仿,比如明明出剑可以极快,但特意压制几分,比如剑招明明可以力重千钧,却偏偏少使几分力气。如此一来,弟子就仿佛在和同段位的对手对决,往往能够打得有来有回、一板一眼,获得充足的施展与发挥机会。师长们段位虽降、眼界犹在,便能在指导战中帮助弟子查漏补缺,找到可以精进之处。

柳齐云现在想来,先前那场对战,自己至少有三处地方可以做得更好。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细细梳理,定能有更多收获。

这场对决和普通的指导战不同的是,一般的师门指导战,弟子明确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在师长再三要求下,即使弟子确实全力以赴,但终究差些意思,他们以为的“全力”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力”。

而柳齐云这一战,从始至终他就不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相反他还以为自己陷入了必死之局,再加上肩上同时又背负着保护唐清的重担,因此他不敢不尽“全力”。所以这一战对他来说收获极大,远超一般的指导战。

因此他想明白之后,向着明忘恭敬行了三礼。

这是应有之义,明忘也坦然受之。若是柳齐云不来感谢,要么就是缺了礼数,要么就是完全意识不到这场对战对他的提点,简直白瞎了明忘的一番苦心孤诣。

然而致谢之后,柳齐云却话锋一转道:“不过前辈,有些玩笑还请少开为妙!”

所谓玩笑,这便说的是第三场对战了。飞剑第一次交锋只是单纯的一个警示,让柳齐云能提前做好准备。第二次为指导战,柳齐云也已经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第三次对战,明忘对唐清出手了。柳齐云至今仍没有想明白或者说确定,明忘要这么做的原因。

但是联想到第三战中唐清跑远时曾经突然停下并回头,以及后来明忘说出要收唐清为徒,他心中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于是他便说了这句话,一语双关。

一是指第三战是一个玩笑,当时场面太过于凶险,其实大可不必有此一战。

另一点则是隐晦在说,收弟子一事,也是一个玩笑,请明忘不必再提。

但是谁料明忘却直接戳破道:“什么玩笑?收徒大事,岂能儿戏?”

柳齐云眼前一黑。

其实平心而论,成为剑宗弟子并不差,甚至可以说是天大的好事。只是唐清被书院看中在先,同时被两家选中,但人还没到书院却半路跟着苍霁剑守跑了,他军令无法完成不能向上峰交差,这还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他要如何向书院交代?又如何向自己亲姐姐交代?

柳齐眉与唐大年希望唐清此去咸阳,可以收收心,修行之余能够潜心向学,不要总是念叨着江湖。

这其实也是当初他们和书院沟通、接洽时,答应放唐清前去书院所提的几个条件之一。唐清此去不仅会在小院就读,同时还会加入将、相、缇三院中的某一院,具体选择哪一院届时将由他自选。到时他就会既是小院修行中人,又是三院弟子,拥有双重身份。

这在书院历史上也曾有过。既有像唐清这样先入小院、再入三院的修行天才,也有先入三院、而后在读书过程中发现其拥有修行天赋再入小院的精英弟子。不过双重身份终究罕见,大多数学生还是会只属于一座学院。

而在唐柳夫妇看来,这样做一方面能够帮助唐清走上修行道路,另一方面也能通过书院的教育,对他好生打磨一番,是个极好的选择。

但是如果唐清去了太平剑宗……

这就好比在说,这次远行,唐柳夫妇明明是希望唐清远离江湖,结果谁料出门没多久,唐清反倒是被直接劫到了江湖里,还是最大的那种湖。若这一去,那便是鸟归林、虎归山、鱼入海的局面。

下次见面,姐姐会把自己削成什么样,柳齐云不敢想。

而在书院这边,柳齐云之前曾对唐清说,是一位远游在外的小院仙师路过临安时偶然选中了他,但实际上并没有这么简单。挑中唐清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龙眠。

世人皆知,李龙眠年岁不小,接下来的路途大多是下坡路了,可他至今仍是未有一名弟子。整座江湖都在关注,谁会成为李老前辈的开山大弟子,同时大概率也是李龙眠的关门弟子。而唐清到达书院之后,他很有可能就会成为那个唯一的、继承李老前辈衣钵之人。

柳齐云从理智与情感上,都无法接受李老前辈选中之人,却加入了他“死对头”的太平剑宗。当然,太平剑宗身在江湖、心向大秦,无论在江湖还是庙堂有口皆碑,柳齐云的不能接受不是因为太平剑宗有任何的不好,而是单纯的因为李龙眠与晏青雀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竞争关系。柳齐云对剑宗的这种“敌意”也完全仅限于收徒一事。若有朝一日剑宗弟子除妖之时陷入绝境,柳齐云正巧路过,他也一定会毅然出刀,毫不犹豫。

只是这座江湖的第一人,与下一座江湖的未来第一人,柳齐云坚定地站在前者身边罢了。

明忘转头看向一旁的唐清道:“这位小友,不知姓甚名谁?家在何方?可有师承?关于学剑一事,又考虑得如何了?”

唐清却闹了个大脸红。如今双方化敌为友,他没有主动上前见礼,反而还要前辈提起,实在失礼,更不用说对方还是剑宗的苍霁剑守、《东天剑闻》的作者。

他蹭的一下立起,大声回道:“晚辈姓唐名清,家在会稽临安,还不曾修行也未有师承。明忘前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