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飞剑四记(1 / 2)

枕河山 不见楚 8993 字 1个月前

剑从竹林中来。

长剑如箭,一瞬间便来到柳齐云与唐清身前。

唐清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漂亮的一柄剑。

剑柄长二十厘米,漆黑如墨,简单的几笔花纹雕饰,透着古朴之意。剑格略宽于剑身,呈八卦之形,黑白两色分明,细细看去外圈竟似一黑一白两条首尾相连的游龙。相比之下,细长的剑身则显得不那么起眼,长约九十厘米,但唐清只是看了两眼,双眼便生刺痛之感,剑之锋锐,可见一斑。

这柄剑来得太快,快到唐清来不及思考,为什么如此夜色、如此快的速度,自己却能将这柄剑看得清清楚楚。

但唐清清楚地知道一点,这是一把飞剑。

仙术师中有一脉,长于控物,其中又有一部分仙术师与剑相合,可驾驭飞剑于百步之外取人性命。譬如剑尊晏青雀,就曾在孤山之上,驾驭痴虎剑斩去一位大妖的头颅。这一部分仙术师被称为剑修,市井坊间则喜欢尊称剑仙。他们的佩剑,则被称为飞剑。

那么如今这一把飞剑,又会取走谁的性命?

长剑飞来。

柳齐云身经百战,早有准备。长剑堪堪近身之时,他右手快速拔出腰间长刀,借着拔刀时的力量,长刀顺势和来到身前的飞剑撞到一起,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飞剑被击飞到一旁,跌进草里,消失不见。

显然,这只是一次试探。

唐清与柳齐云二人背靠背而立。

柳齐云双手握刀,扫视四周。

唐清也拔剑出鞘,眼神慌乱。

柳齐云道:“若飞剑从你这边攻来,便喊出飞剑来的方向‘左’、‘右’、‘中’,以你自己为原点即可,一定要快!”

唐清点点头,嘴唇紧抿道:“明白。”

唐清从小到大不曾习武,若是飞剑向他攻去,便只能找柳齐云求救。

柳齐云没有想到,行到此处,居然有剑修对他们出手了。

此人是谁?

偷袭者应当只有一人,否则很难不惊动最外围的其余暗骑。

但是附近暗中护卫的那一队暗骑又为何毫无动静?

他们不可能看不到这边的情况,但却没有提前预警,更没有前来护卫。

这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这名剑修首先躲过了最外围暗骑的哨探,而后暗中解决了那些贴身护卫的暗骑。

暗骑执行护卫任务,一般会有两种策略或者阵型。目前柳齐云采用的这种扩张阵型,将己方力量的覆盖半径尽可能地扩大,与另一种收缩防御阵型属于两种极端。

若采用收缩阵型,可以更好地保护目标,但也有可能导致整支队伍直接走入敌人布置好的陷阱中,缺乏一定的机动性与灵活性。

扩张阵型则可以保证第一时间哨探到周围的风吹草动,以做出应对之策,但相应的便存在如今这种容易被敌人悄悄潜入的漏洞。这也是为什么要安排一支暗骑贴身护卫,是希望如果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及时向外围的暗骑预警,请求支援。

只是没有想到如今这名剑修如此霸道,使得贴身护卫的暗骑连警报都无法发出。

柳齐云表情十分凝重,警惕地观测着四周的情况。

没过多久,那柄飞剑便再次现身。

唐清与柳齐云皆是严阵以待。

这一次,飞剑倏忽出现在柳齐云右侧、唐清左侧。

没等唐清喊出方向,柳齐云便早已发现。

只见那飞剑直直向柳齐云刺来。柳齐云调整站立方向,挥刀劈砍,再一次将飞剑击飞,不过此次飞剑控制住了去势,没有跌入地面,而是顺着刀势迂回,然后剑锋一转,又再度向他刺去。

柳齐云继续挥刀格挡。

唐清见势连忙跳开,躲到一旁,以免因为自己的存在而影响柳齐云的发挥。

只见柳齐云双脚前后开立,改双手握刀为右手,左手摘下腰间刀鞘握在手中。那飞剑再一次迎面刺来,柳齐云挥动刀鞘横击剑身,将飞剑打偏,而后右脚后撤一步,使刀向上一撩。

这一刀直接砍在剑脊上。

但是这一次,那飞剑却纹丝不动,斜斜地竖在空中。

柳齐云感觉到飞剑上传来的力量,立刻用右手中的刀鞘抵住刀背。恍惚间他仿佛感到身前出现一人,那柄飞剑不是悬浮在空中,而是握在那人手中。那人单手持剑,重重地将剑压在自己的长刀上。

两人便就此僵持住,谁也无法击退对方。

唐清在一旁只觉得场面十分诡异。从他的视角里,柳齐云像是用上了全部的力量在抵挡长剑,但那柄长剑周围却空空如也,并没有人在使力。唐清甚至觉得,好像只要他上前轻轻一弹指,便能将那飞剑弹开。

当然,唐清没有贸然行事。而且场上马上变化突起,只见那飞剑压得柳齐云猛地后退一步,在地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脚印。

柳齐云退了第一步,不敢也不肯再退第二步。

身位一名武道修行者,他调动体内全部真气,猛地大喝一声,一鼓作气将那飞剑弹开。

但这也直接导致他真气一时调动不畅,同时胸前空门大开。

而那柄飞剑似乎等的就是这一刻,甚至好像被弹开都是它主动配合的。那飞剑立刻向柳齐云手中刀鞘刺去。只觉得手上一阵大力传来,柳齐云一下子握不住刀鞘,松开了手。

那飞剑在半空中还犹有余力地击打了刀鞘一下,使它的落点更远。

失去刀鞘并没有让柳齐云分心,借着飞剑在对付刀鞘,他快速收回右手刀又是一记劈砍,护住胸前。

而飞剑也立刻回身一拦。

双方刀砍剑劈,各有来回。

但是数十回合后,柳齐云面色已涨得通红。只因这飞剑每一下攻击,都好像重如山岳,他必须打起十二分的力量来应对,否则极有可能手中长刀也如刀鞘一般,被飞剑打落。

一旁的唐清也逐渐看出了一些门道。他发现从柳齐云刀鞘脱手之后,那飞剑好像渐渐变得“有迹可循”,不再像一开始那样神出鬼没,而是如同被握在一个看不见的人手中。

那种感觉,就好像实际上有一人在持剑与柳齐云对决。

只见场上飞剑出剑越来越快,一剑斩出必有一剑跟上,而下一剑往往又更快。柳齐云不动如山,见招拆招,面上更显吃力。

到了将近四十回合之时,唐清应接不暇,已然快要看不清场上的交锋。在他眼里,只感觉有一道道残影掠过,至于飞剑如何出剑、柳齐云又是如何防守,唐清一片茫然。

太快了。

这时,只见那飞剑从角落里钻出,又是一记直刺。

柳齐云鼓起余勇,一刀劈出。

不料这一次,又变得和飞剑首次出现时一样,飞剑顺势飞走,再一次消失无踪。

唐清见状,立刻从篝火旁跑到柳齐云身边。两人再一次各执刀剑背对背,相互倚靠。

柳齐云获得了一丝喘息之机,深吸几口气略作调息,面色终于好看了些。

同时他心里对这名剑修的实力也有了更精确的预估。

此人,绝对有九段上三境的实力!

武道与仙道各有十二层楼。登楼层数即是修为、修行境界,又可以理解为修行路上的路标,每行完一段旅程便有一个标记。然而这种标记并不能代表一切,尤其不能代表战斗力。

因为虽然战斗有益于修行,修为的提升也往往伴随着战力的提升,可修行的目标从来不是为了战斗。有一部分修行者便是如此,他们虽拥有极高的修为,却完全不擅长战斗。而且再者说,战斗也并不是只有修行者才有的特权,普通人同样也能参加战斗。

因此在这个背景下,便有了段位,一套专门用来衡量战斗力的标准。段位分为一段至九段,共九个级别,一段最低,九段最高。其中九段又有四个“子段”,即普通九段、九段一境、九段二境、九段三境,后三者也被合称为“九段上三境”。因此也可以说段位共有十二个级别。

一个人的段位与他是否是修行者无关。比如狄道城年龄加起来约三百五十岁的春桃街四老,只是四位普普通通的老者,但在这套段位体系中同样有他们的位置,只不过一般不会有人给他们定段罢了。但对于江湖与军中,这套标准意义重大,也被用到得更多。

而另一边,修为的概念则仅限于修行者。比如属于仙术师中剑修的晏青雀,已在仙楼登顶,修行境界为仙道十二层楼。小院长李龙眠,武楼登顶,仙楼稍弱,修行境界为武道十二层楼、仙道十层楼。

这便是“段位十二段、修为十二楼”。

段位与修为分属于两套完全不同的体系,段位是由人主观定义、划分的,而修为却是客观存在的,但两者之间确有一些关联。

这种关联不是简单的一一对应。

从段位角度来说,从一段、二段一直到七段、八段、普通九段,这九个段位所对应的战力与修为没有必然联系,比如有两人同为九层楼的武道修为,有可能一人有普通九段的实力,但另一人却只有六段。

而若要成为普通九段之上的九段一境、九段二境、九段三境,要达到相应的战力,则对应必须至少具有十层楼、十一层楼、十二层楼的修为,仙道武道皆可。

也就是说,如果换个角度,若一人具有十层楼及以上的修为,却并不代表此人一定就能有上三境的段位,他的战力有可能也只在一段至普通九段之间,而且一个十一层楼修为之人一定不会有九段三境的战力。

而如果一人修为在一层楼到九层楼之间,那么他的战力最多也只能达到普通九段,而且一个一层修为之人,同样也有可能达到普通九段。

由此,可以根据段位与修为,将天下所有人分为四类。

有一部分人段位高、修为也高,李龙眠、晏青雀正是这一类人物。他们的修为皆有十二层楼,一武一仙,而段位也皆为九段三境,已属于神洲乃至于整个天下的最强者。

有一部分人段位高、修为低(或无修为),可以以军中一些不是修行者的勇武将领为代表。这一部分人的天花板也非常明显,即由于修为较低,他们的段位最多也只能达到普通九段,若要再往上,则修为必须首先提升到十层楼及以上。

还有一部分人段位低、修为高,便是那些不擅长战斗的修行者。比如太平剑宗就有一位仙术师,修行境界仙道十层楼,擅长以仙术铸剑,整个剑宗上下莫不以能拥有一把此人所铸飞剑为荣,但此人就极不擅长战斗。

最后一部分人段位低、修为也低(或无修为),便是这世间的大部分普通人。比如春桃街四老、何老财等等,皆在此列。

而如今这名隐藏在暗处的剑修强者,操纵飞剑如臂使指,每一下都力重千钧,柳齐云作为一名普通九段的武道修行者只能勉力支撑。显然这名剑修便属于四种人中的第一种,段位极高、修为也高。

柳齐云一开始便觉得,能悄无声息地潜入并解决掉一队隐藏在暗中的暗骑,这名剑修绝对已经具备了最顶尖的实力,至少是上三境强者。而如今这一番对战下来,他不仅确认了这一点,还大致判断出此人应至少有九段二境,再考虑到剑修的仙术师身份,也就是说此人仙道修为至少十一层楼,仅比晏青雀略低!

想到远方的姐姐满怀期盼,希望儿子能够展露峥嵘,结果却等来了自己的弟弟和孩子殒命的噩耗,柳齐云面色晦暗,满心苦涩。没想到书院弟子入京这一劫,落在了自己和唐清身上。

但即使对手如此之强大,柳齐云也不会直接放弃,无论如何他都要努力试着让唐清活下来。

实在不行,至少也要想办法将此人的消息传给缇骑。天下剑修数量本就不多,高手更是屈指可数,关于他们如今面对的这一位剑修的身份,柳齐云心中已经隐约有些推测。如果能顺利传出消息,那么至少事后,大秦会让这名剑修付出应有的代价。

那就是死亡。

不过柳齐云还有一事不解。以此人九段上三境的战力,完全可以碾压他们二人,但为何不直接对唐清出手、速战速决?若柳齐云是这名刺客,在飞剑第一次出现时他便会攻其不备,直接一剑封喉,斩杀二人,然后快速遁去。

而且若说第一次只是试探也就罢了,飞剑第二次出现之时,更是磨磨蹭蹭,又是为何?柳齐云自忖自己绝非对手,谁料双方却斗了近五十回合,使得柳齐云大感意外。

不过此刻没有时间让他深思。

柳齐云收敛思绪,微微侧过头,轻声对背后的唐清道:“一会儿飞剑再来,我缠住它,你只管往你正前方跑。剑修无法离开自己的飞剑太远,他应该是躲在我这个方向的那片小竹林里。等下我会发出信号,让外围所有暗骑赶来接应你。”

唐清脑中此时一团乱麻,也不知道舅舅会如何发信号,更不知道他这句话背后的含义,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你呢?”

柳齐云答道:“无妨,我也不一定会输给他。这把飞剑如果是为我而来,那你逃走便没事。如果是为你而来,你安全了我自然也就安全了。”

唐清道:“可是……”

他完整地旁观了之前第一次的一刀斩剑,以及第二次的刀剑缠斗。他境界战力皆不够,看不出其中的形势,只觉得双方打得好看。但他下意识地感觉到,柳齐云刚刚所说的话中有哪里不对,似乎舅舅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游刃有余。

柳齐云安慰道:“你且放心,这剑十有八九是为你而来。只要你成功逃走,就该是这飞剑着急要从我这边脱身了。但是你也要记住,我们七十人皆是为保护你而来,我们……有人可能会为保护你而死。但你一定要活着,因为你死了,别的人就真的白死了。”

唐清年少,父母俱在,从未直面死亡。柳齐云一句“为保护你而死”出口,唐清霎时脸色惨白。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先前的直觉是对的,柳齐云不是这名剑修的对手。

柳齐云叹了一口气,与其让唐清到时因为看到自己死于飞剑之下,或者看到接应的暗骑为他殿后而死,而变得方寸大乱、迟疑不决,倒还不如直接在现在说破,好让他至少有些心理准备。

看到那柄飞剑迟迟不再出现,柳齐云基本已经可以确认,这名剑修其实早就吃死了他们二人,现在不过是如同猫戏耗子般,不知躲在哪里看戏。而他们这护卫的七十人,今天也必有伤亡。

唐清如果要顺利逃走,如今之际,唯有自己拼了性命不要,在那剑修戏耍自己之时趁对方大意,为唐清觅得一线生机。而这还不足够,更需要暗骑在接应到唐清之后,前赴后继。

柳齐云道:“也别怕,死人是最坏的情况。不过假如真的遇到这种情况,你千万记得,要想办法将这名剑修飞剑的模样告诉其他暗骑,这样朝廷才有机会抓住这名真凶。你记住,这飞剑剑格呈八卦之形,外圈……”

“外圈是一黑一白两条首尾相连的游龙。”

柳齐云一愣,没想到唐清只在远处旁观,却看得如此清楚。

他点点头道:“等下我让你跑,你便跑。不要怕,别回头。”

柳齐云温和的嗓音让唐清稍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