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座书院(1 / 2)

枕河山 不见楚 7458 字 1个月前

宇宙之中有天地,天地之间是仙洲。

日月神洲,又被称为明洲、神洲,乃是这个天地间最大的一片净土。

仙洲之上,有国名秦。百余年前,始皇统一六国,定鼎神洲,分全国为三十六郡,其中东越八郡,西凉五郡,北地九郡,南国十四郡。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

大秦皇朝传承至今,国力渐趋鼎盛,百姓富足,国泰民安。而在大秦三十六郡中,又数会稽郡最为富庶。

会稽郡地处大秦东南,毗邻东海,隶属于东越八郡。会稽郡郡治所在的临安城,更是一郡龙头,数百年来休养生息,少有兵燹之灾,可谓是真正的藏富于民。

即使是百余年前的皇朝大一统,大秦铁骑南下叩关,临安城中大小官员与几家族老略作商议,便直接开门请降于王师,始皇龙颜大悦。

实际上,当时临安城如果不率先请降,皇朝想要吃下整个会稽郡,可以,但绝不轻松。一方面是山越精兵步战甲天下,而另一方面,无他,唯有钱耳。临安城中几大族若是铁了心要和皇朝死磕,砸锅卖铁,家资一半添作军资,大秦几支主力铁骑必会在此伤筋动骨,毕竟山越精兵就是拿银子堆出来的。

临安献城之后,其余诸城也纷纷望风而降。关于此事,当时始皇和临安城中某大族族老还有过一番君臣奏对。大意是朕虽然很感谢你们替朕救下这么多将士的性命,又省了银子,保下了富庶的江南,可假如几百年之后,冒出一个什么大燕、大赵,朕要如何相信你们不会替他们救将士、省银子?

那族老当时只说了一句:君若有道,何来燕赵?

始皇若有所思。

百年时间匆匆而过,秦君皆为得道之君,临安亦是长治久安。

时维黄龙六年,正值七月盛夏光景。

临安城西有一座小酒肆,两层楼高。一楼大堂内以及临街各摆放着数张桌椅,二楼则是包间雅座,装饰简单,干净清爽。

这家店没什么特殊之处,不是那种早已名扬四海的酒楼,游客慕名而来,在墙上提满诗句,然后愈发名满天下,而是凭借物美价廉的高性价比,扎扎实实地在临安本地人中积累了颇为可观的口碑与人气。

此时刚到中午,但一楼大堂与临街却基本都已经坐满了人。而且大多都是拼桌,三三两两共用一桌,大家对此也都习以为常,甚至有些在酒肆认识、相熟的食客,隔着饭桌,边吃边聊着东家长西家短,好不热闹。

有一个黑衣男子正好路过看到这番景象,也不由有些馋了。倒不是饭菜诱人,而是这一张张桌子上的杯中物,让黑衣男子有些走不动道。

这酒肆中的酒确实不差,乃是东越独有的黄酒,由糯米酿造而成,香气扑鼻,口感醇厚,入口还略带一丝甜味。酒名越龙黄,老板自行酿造,用的原材料颇为不俗,不是那种糊弄人的货色,因而在这家以性价比取胜的酒肆中,越龙黄的价格相对是偏高的,但临安人也偏就吃这一套。

价格贵些无妨,但前提是你拿出符合这个价位的真材实料。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黑衣男子便立刻坐了上去。桌上其余几人也不是同一波来的,但彼此在这家店里见得多了也不陌生,此时正一起聊着。

“……我倒是觉得去相院比较有可能,前年我在城东李家铺子偶然见过唐少爷一面,温文尔雅,翩翩公子……”,说话之人看了落座的黑衣男子一眼,见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也不以为意,只是稍稍点了点头,算是和黑衣男子打过了招呼,他继续说道,“唐少爷一看就是个读书的料,我不觉得他会去将院,更何况唐少爷虽然喜好名剑,但这带兵打仗、上阵厮杀,终究和舞刀弄枪是有些不同之处的,两者不是一回事。”

这人说完还摇了摇头,似乎对前一个发言者的内容很不赞同。

黑衣男子找小二要了一碗越龙黄,一碟花生米,一碟盐水毛豆,然后继续静静听着桌上几人的讨论。

“非也非也。唐少爷只是看起来像个读书人,但你们不知道,唐少爷是喜好看书,但偏偏喜欢的是那些讲述江湖游侠儿故事的话本小说。听说有一次上私塾,唐少爷在那竖起的课本之后偷偷地藏了一本《东天剑闻》,看得津津有味,学塾的夫子发现之后,简直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所以啊,我觉得唐少爷去哪个院都有可能,就是不可能去相院。”

此时一楼大堂、临街十几张桌子、二楼几个包间,其中的大部分客人其实都在谈论同一件事。

十几张嘴同时开口,口若悬河,一人歇火立刻有一人甚至两人顶上。

但只要黑衣男子想听,他就能全部听得一清二楚。不仅能听清楚,还能完全理解。

就好像这酒肆里每张桌子边,皆坐着一个黑衣男子。

耳力绝佳,一心多用,非常人也。

黑衣男子很快就弄清楚了他们在聊些什么。

原来是临安太守唐大年之子,唐清唐公子,得了和山书院先生们的青眼,马上就要进京去书院读书了。

说起和山书院,在整个大秦可谓是无人不知。

和山书院前身为御书林,约有近百年历史。当时主要目标是招收秦国本土世家精英子弟,作为储备人才进行培养,皇朝日后统一六国,便能派上大用。

实际上,代代御书林子弟所学之术,也确实是以横扫六合以及征服诸雄之后如何驾驭天下为立足点。

天下元元年,六国破灭,大秦始建国。始皇亲自下令,改御书林为唯一皇家正统书院,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于是在咸阳城外的小和山中,有了一座和山书院。

不算前身御书林,书院与皇朝同龄,传承至今已有逾一百二十载。

除了极小部分的死忠乱党复国野望仍在,其余人眷恋故国之心大多烟消云散,往昔的六国子民如今皆为秦民。故而书院不再以统御六国作为培养弟子的出发点,而是将目标改为培养经世治国之才。书院招生也不再仅限秦国本土世家,六国遗民、寒门子弟,如今皆有机会进入书院读书。

和山书院每年从全国各地收录四百名天才少年。四年之后,这些少年学成毕业,也许最初只是区区一个小吏,又或者只是边军中一个最普通的兵卒,但随着他们的成长,最终必然会在庙堂、甚至史书之上占据一席之地。

就像这一百二十年来,书院为整个大秦培养了数不尽的风流人物。

远的且不说,就说当朝三公、九卿、四镇飞将。

三公之中,相国周无厉、司境林朝山,书院出身。

九卿与四大飞将,十三人中共有七人出自书院。

甚至传闻当今帝君,年轻时也曾隐姓埋名,就读于和山书院。

一言以蔽之,书院便是整个大秦最重要的基石,没有之一。

没有书院,没有书院弟子的经天纬地,难有大秦今日之鼎盛。

唐清既然要去书院,那么二十年、三十年之后,谁敢说他不会位列九卿、又或是成为一镇飞将?再不济至少也能如其父唐大年一般,成为一城太守,造福一方。

此时这个消息才刚刚在临安城中传播不久,再加上平日里唐大年为官清廉,在百姓中口碑、官声不错,是以临安百姓津津乐道,茶楼、酒肆之中皆在讨论此事,与有荣焉。

黑衣男子点的黄酒小菜很快便上了。

黄酒夏可冰镇,冬可温饮,各有滋味。然而此时正值七月酷暑,酒肆老板只是寻常人家,小本生意,哪里能取到冰块。但老板另辟蹊径,每天将一大壶黄酒泡在冰凉的井水中。有客人若要冰镇黄酒,只需像打水一般,从井水里将黄酒壶捞出、倒出一碗即可。

只是这冰镇的黄酒,便要额外加一文钱。

黑衣男子初来乍到,哪懂其中门道,只是要了一碗普通越龙黄。

他端起酒碗便是满满的一口,即使如此,仍是甘甜味美,回味无穷。

同桌客人还在聊着唐清之事,关于唐清去往书院后,会进入哪座学院。

书院每年四百名新生,会根据其不同的特长将其划分到将、相、缇三院。和山书院另外还有一院名为小院,较为特殊,单独招收学生,不算在四百人中。

将院学的是为将之道,相院学的是宰天下相春秋,缇院学的则是缇骑的手段,至于小院弟子,皆为修行中人。

这便是“和山四院,小将相缇”的说法。

之前同桌客人中有两人针锋相对,一人是相院派,一人是将院派。

实际上这两人的观点也基本上是酒肆中大部分人的观点,非将即相。这或许也代表了临安百姓对唐清的某种美好祝愿,正如三公之中的周无厉、林朝山,就是分别出自相院与将院。

封相拜将,人之一生巅峰无外乎此。

此时场上将院派占了上风。前一个人刚说完唐清在私塾偷偷看《东天剑闻》的案例后,便有数人纷纷点头,还有一人补上另一事迹作为印证:“正是如此,这唐公子在课上偷看《东天剑闻》还算小事。听说有一次,唐清和家里人吵架,负气离家出走。这可急坏了唐大人,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派出全部家仆,再加上一些热心街坊的帮忙,就差把整个临安城翻个底朝天。结果你猜怎么回事?好一个灯下黑。唐清就躲在离家几百步外的茶楼之中,听说书先生说了一天的江湖英雄豪杰的故事。”

“怎么唐少爷躲在茶楼中竟没被人发现么?”有同桌人不解问道。

那人回道:“茶馆中说书的地方一般都有一张条桌,上面搭着布,放着醒木。搭着的布一般都直接拖到地上,从前后或者两边都是看不见桌子底下的。原来趁说书先生离开的间隙,唐公子偷偷躲在了桌子里面。据那说书先生后来推测,唐公子对这一天是早有谋划。一来当天是《霹雳神剑传》大结局,二来你见过谁家公子少爷离家出走,别的不带,就带走自己的零花钱和一床毯子的?唐清把毯子铺在桌子底下,虽然看不到说书先生的动作、表情,但光听声也是足够过瘾了。甚至说书先生还猜,那天家里的吵架可能都是唐公子精心计划好的。要不然直接从家里消失不见,唐大人估计立刻就能想到唐清是跑到酒楼茶楼听说书去了。”

虽然不认识唐清,但听到这些故事,黑衣男子也是一时无话可说。怎的如此顽劣不堪,却还能被书院选中?黑衣男子摇了摇头,喝了一小口酒,转而吃起了小菜。

早先那个宣称在城东李家铺子和唐清有过一面之缘的相院派酒客,见没什么人支持自己,有些闷闷不乐。看到黑衣男子摇头,仿佛找到了救兵。

黑衣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面容有些苍白,模样普通。比较特殊的是他的眼窝,相对常人较深,使得他的双眼微微有些凸出。男子中等个子,身材瘦削,衣着得体有静气,显得阅历不俗。

相院派酒客朝他道:“这位兄台之前好像不曾见过,不知如何称呼?对唐公子这次书院之行,可有什么推测?”

黑衣男子笑道:“我非临安人氏,家在西凉,兄台称呼我为叶赫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