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城主驾到(1 / 2)

废土行者 人二七 4137 字 3个月前

看着简夫人满脸笑容,斋藤只感到无比恼怒:“你怎么会在这?”

原本他今天的计划,就是带着自己的手下们,把不听话的白驼给宰了,然后再趁着夜色静悄悄去到城东简夫人的夜店,用铁链把各个出入口封住,再放一把火,将简夫人烧死在里面,制造成意外的样子。如此一来,便算是拔除了自己在城中最大的眼中钉。

但现在的状况,完全偏离了斋藤原本的计划。简夫人的出现更是超出斋藤的意料,这也让斋藤意识到,今天这场闹剧,只怕难以善了。

带着冷汗,斋藤瞥了一眼那台巨大的银色动力装甲,耳机里ai立时传来反馈:“非通用型动力装甲,初步估测危险指数为狂屠七级。”

狂屠七级!和异变体该隐的危险指数一样,难怪简夫人脸上的笑容如此淡定!

简夫人坐在银色装甲弯曲的手臂上,居高临下看着趴在地上的斋藤:“这还不是拜你所赐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你以为收买几个巡逻的士兵,就神不知鬼不觉了?不怕告诉你,你收买的那些人,老早就已经是我的眼线了!”

斋藤神色愈发地凝重。简夫人看到他的申请变化,嘴角勾起的弧度更高了:“忘了告诉你,不只是我知道了你在这。他……也知道你在这,我想,你弄得这么吵闹,他应该也很快会过来吧”

“你是说城主?”斋藤脸色更加难看。

简夫人看着他的神色变化,嘴角勾起的弧度更高了。不再回答,只悠悠然道:“呵……男人,总是这么愚蠢,以为自己做的事情,只要自己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了……”

斋藤脸色黑了半天,忽然像是又释然了,冷笑着对简夫人道:“那城主……知道你已经过来了吗?”

简夫人听着这话,脸色微变。

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斋藤忽地一下从地上爬起,嘴角还带着血渍,咬着牙怒喝一声:“城主来之前,你就去死吧!脉冲炮开火!”

他身上的外骨骼伸出其中一个炮筒,对着简夫人轰了一发。

但就在斋藤攻击的瞬间,那台银色装甲扭转高大的金属身体,右半边身躯挡在前面,侧身将简夫人护住。

“轰隆”一声,脉冲炮击中银色装甲右肩,银色的金属护甲黑了一块,但除此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太大伤害;简夫人因为被保护住,也安然无恙。

随即,银色装甲又转了回来,对着攻击自己的斋藤举起粗壮的金属右臂。

“铁拳!发射!”

银色装甲里传出的是个年轻的女声,是常跟着简夫人的年轻女孩——艾薇娜。

伴随艾薇娜的声音,银色装甲的右拳竟极速飞了出去,击向斋藤。

斋藤连忙往旁边一扑,堪堪躲开,本就严重受伤的他又一次躺在地上龇牙咧嘴。而在他后方不远处,异变体该隐刚刚爬了起来。

飞出的金属拳头势大力沉,正好击在该隐身上;三米多高的身躯嚎叫一声,竟被击飞出去,还在地面滑行了好一会儿。

“我靠!铁拳回来!”

银色装甲里的艾薇娜惊呼一声,连忙发出指令;金属拳头和银色装甲的手臂还有一根铁链连着,艾薇娜的指令发出后,拳头便顺着铁链迅速收了回来。

该隐虽然被击倒,但很快又爬了起来,嚎叫一声,愤怒的目光盯上了银色装甲,他刚才被圆盘击破的眼球已经重新长出,只是看着比原来的眼珠子更小了。

银色装甲见状,将简夫人放下:“夫人,你先回避一下。这个异变体不太正常,危险指数有狂屠七级,我怕伤到你。”

装甲里的艾薇娜,也已经通过装甲自带的对敌分析仪知道了该隐的危险指数。放下简夫人后,转身正面面向该隐,一只手伸到装甲背部,取下挂载在上面的一个棒状物。

棒状物到了银色装甲手中,顶端竟开始自动分解,又重新组合,很快变换为一把巨大的机械斧头,斧刃的另一端还带着四个小型的喷射器,显然是用来增加斧头挥动时的威力的。银色装甲又一拉机械斧斧柄,斧柄随即伸长;银色装甲双手持斧,向着该隐严阵以待。

该隐没有犹豫,极速奔来扑向这银色的大块头。银色装甲猛一挥斧,机械斧击中该隐胸前那片铠甲般的白色骨刺,又将其击飞出去。

另一边,疣猪的黑色装甲自从被斋藤炮击击中后,就一直趴在地上,像死了一般,动也不动。

银色装甲与异变体该隐展开激烈的近身交锋。两者危险指数相同,理论上来说,战斗力和破坏力势均力敌;银色装甲防御力远胜疣猪的黑色装甲,身上的护甲能硬扛的该隐的巨掌攻击,该隐连续几拳过去打在银色装甲身上,只留下接触过的划痕,并没产生凹坑和裂缝;银色装甲同样不示弱,斧头不断往该隐身上招呼,但都砍在了那些被白色骨刺覆盖的部位,没能造成太大伤害。

不知是不是艾薇娜战斗经验不足的关系,虽然两者是同样的危险指数,但银色装甲始终没能占据上风,动作也完全不如该隐迅速有力。

双方你来我往数十回合后,银色装甲终于抓住机会,机械斧开启推进器,在银色装甲的挥舞下横扫过去,命中了该隐没有白色骨刺覆盖的右腹部,斧刃瞬间没入该隐身体里半截。

“嗷!!”

该隐痛呼一声,一拳砸在银色装甲头上,银色装甲被砸得一个踉跄,机械斧脱手。

这一下还不算完,该隐两只巨手擒住银色装甲双臂,竟一下将其提了起来;银色装甲只不停扭动身体,双脚扑腾,但死活挣脱不出来。

下一刻,该隐便将银色装甲狠狠砸向地面,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扬起一阵泥土。

“艾薇娜!”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简夫人脸色大变,不自觉地惊呼出声。而距离简夫人不远的地方,斋藤挣扎着逐渐爬了起来,目光死盯着尚未察觉的简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