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过闹市,闻盖世(1 / 1)

红中 夕金 3870 字 22天前

第二章过闹市,闻盖世一番惊吓过后,司梨一夜惊魂未定,直到天色渐亮,阳光柔柔地照进云烟林里的小屋,门外的小鸡拍着翅膀不停地转着圈。感受到阳光的暖意,司梨壮着胆子掀开被子,缓缓睁开双眼,环顾了一周,昨夜的身影已经不在,她微微松了口气,起身推开窗户,外面的树林过滤了部分刺眼的光,照进来的阳光明亮又温柔,感觉整个人都舒畅了起来。屋外小鸡咯咯地叫唤着,她一推开房门,几只小鸡立马欢快地围了过来,司梨俯身摸了摸一个个可爱的小脑袋,而后转身进厨房,打开存放粮食的瓦岗,却见瓦岗已见底,底下稀稀落落地散着寥寥数颗米粒,她叹了叹,又到了该进城的日子了。她将仅剩的米粒倒了出来,撒在了茅草屋前,小鸡立即围了过来一啄一啄地吃着,看着甚是可爱。而她自己则随意地拣了几个果子果腹,这种食不饱腹的日子她已经过了一年有余,一年多前她在这云烟林的小屋里醒来,脑海里没有丝毫的记忆。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目光所及的只有这么一所破落的小屋,好在这座山有不少的果树和药草,还有一条小河,可以满足日常需求。刚开始她只在山上采果子,有时候采的多了,便拿到月都市集去卖,市集上交易的各种物品应有尽有,一来二去,她也学会辨认一些食材和药材,回到了云烟林就照着样子采摘,运气好的时候可以采到不少值钱的药材,她全都收集了起来,隔段时间进城一次,将收集起来的药材拿到城中去售卖。偶尔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找些针线或洒扫的活计,这样便能又多了笔收入,赚了钱就可以买些食物或用品回来。经过了一年多,她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虽然生活得有些拮据,但也算平静快活,唯一的缺点就是种不了粮食,除了果子之外的一应吃食还是要靠卖药材来换。司梨看着小鸡一啄一啄地吃着米粒,又想到自己如今食不成食的处境,叹了口气道:“你有烦恼吗?”小鸡一啄一啄点着头。司梨点了点它的小脑袋,道:“你有何烦恼?天天有人给你吃喝,就算没有大米,也能到处吃小虫子。”“咯咯咯.......”小鸡叫唤着,似乎在抗议什么。司梨笑了笑,起身进屋换上了一身男子的麻布灰袍,将头发高高束起捥成一简洁螺髻,衬上一张白净的小脸,宛如一位寒酸书生。她到院中将晒好的草药统统装进篮子,跨上篮子,往月都城中走去。月都城是凉月国的中心,风景秀丽、资源丰富,周边围着两座小城叫上月都和下月都,附属于月都,但也是独立的都城,云烟林就在月都和下月都的中间。月都城中有个宝通市集,各种酒楼、客栈、药铺、茶楼、书院、青楼、商铺林立,甚至是城外的小菜农、售卖手工艺品的小贩等等都在此处,总之所有与金钱、买卖有关的事务都在这边进行,人来人往,往往热闹非凡,任何人都可在此进行买卖交易。这种城中的市集向来都是一座城内最热闹的地方,而市集最热闹的时候则往往是早市,早市上人来人往,钱货交易或者物物交易,只要你有钱或者有对方需要的货物,总能得到所需要的物品。早市上,勤劳的小贩支起个棚子,摆上桌椅,备上粉面茶点叫卖起来,引来顾客吃着茶点聊着八卦,此处,就是极佳的消息传播之地。因此早市也正是消息传播最快的时候。茶座上,一男子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将手种的折扇挡在脸颊旁边,对着身旁的人神秘道:“你听说了吗?大消息啊,昨夜十里外的下月都被灭城了!”神色看似极为神秘,但是声音却并不小,周围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纷纷好奇地围了上来。“什么?真的?怎么可能?!”男子的话让众人惊骇不已。“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大家纷纷问道。这时男子却收起折扇,一副欲说还拒的样子。“哎,那可真是太耸人听闻了,算了算了,不说也罢,不说也罢。”“说嘛,有多大的仇恨把整个城都给灭了?”众人不满地嚷嚷道。“哎”男子叹了口气,又开口道:“今早一农户到下月都送菜,一进城,你们可知看见了什么?”折扇男子说戏似的,语气夸张,悬起了众人的好奇心。“你快说呀,别卖关子了。”众人催促道。折扇男子继续说道:“菜农一进城,就看见了满地的尸体,血流成河啊,下月都的守城的军全都断了气!”“怎么会这样?是谁这么残忍?”众人好奇地问道。男子摆摆手示意安静,继续道:“那农户还看见一身穿龙纹黑袍头束银锥发冠的黑衣人用一把龙纹剑将守城将军高朗一箭穿心而死。”“嘶~~”众人纷纷倒抽一口冷气。“龙纹黑袍银锥发冠,那不就是那龙牙榭的龙牙使,龙王坐下第一**”听见龙纹袍,众人心下了然。“可不是吗?整个凉月除了皇帝也就只有龙牙榭的人敢用龙纹图形了,除了龙牙榭还能有谁?”“这龙牙使只是龙王的一位手下,竟有如此的武力,将高朗一剑杀死。这高朗也是位列凉月十大高手之内啊,就这样被杀了?”“何止如此。”折扇男子继续说道:“今早宫里派人过去探查,发现不仅是守城军,连城内所有的百姓都一夜惨死,并且是七窍流血而亡,何其地惨烈啊!”男子边说边摇头,一脸痛惜。“太可怕了,这下月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位龙王给得罪了?”有人问道。“都说是魔头了杀人还需要理由吗?这龙牙榭的龙王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屠的城和村镇都数不过来了,不知道会不会什么时候把我们这月都灭了呢?”这几年来,风头最盛的无疑是龙牙榭的那位龙王了,年纪轻轻修为便已达到了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顶峰。扶风、迎花、飞雪、凉月四大国都有其高手坐镇,实力原本大抵相当,如今因为凉月国出了这么一位天资过人的强者使得整体实力隐隐压过其他国。不过凉月国的人却无法因此开心起来,因为据说龙王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且嗜血成性,一个不快,抬手便是血流成河,所灭的城镇和村庄不下数十个,甚至无故杀害前太子,一夜之间屠了整个太子府。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开始对这龙王各种口诛笔伐。“哎,这圣上为什么不把这魔头给灭了呢,整天心惊胆战的。”有人问道。“这还不简单吗,现下凉月国有几个人能打得过他,能与之一战的恐怕也只有战皇安王殿下了。”另一人回道。“是啊,只是如今这安王在边关与飞雪国交战,怕也是无能为力呀。”“哎,说来也奇怪,这位龙王即是修罗鬼刹但又是妙手神医的,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人疑惑道。这位龙王在十年前忽然名声鹊起,但是至今无人知其的身份和样貌,一直都极其神秘,见过他的几乎都命丧当场了,众人只知道其一直戴着半截银色面具。而同时见名声大噪的还有八方楼,楼主名叫莫信玄,是凉月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八方楼是凉月最大的药铺,其中所售卖的丹药是修行者必不可少缺的物品,楼主莫信玄更是在医道和药道有着极高的造诣。听起来两人似乎并没有任何关系,但据江湖传闻,这位楼主同时也是龙牙榭杀人不眨眼的龙王,而信玄并未做过解释,这事也就默认了下来,因此对于此事众人皆是困惑不已。这时有人解释道:“嗨,这你都不知道,听说啊,他神医的身份不过是个幌子,是为了把人骗去他的八方楼,然后再吸取人的修为,所以才年纪轻轻便如此厉害。”“就是,他们在城外那个试炼坑,啧啧,那可是地狱啊。”八方楼在城外有处试验基地,其最有名的便是里边的试验坑,隔三差五的就能有几具甚至几十上百具不明身份的尸体。这时忽起一阵轻风,一股清香随之扑鼻而来,五彩斑斓的花瓣飘扬而下。“嘘,别说了,来了来了”一人出声提醒道。众人瞬间噤了声,纷纷低下了头,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敢再发出一点声响,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原本喧闹的集市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地清楚。街上一座华丽的步撵徐徐走过,步撵缕金镂花,四周围着轻纱,看不清里面的人,可大家都知道里头便是传说中的鬼刹魔头莫信玄,很有默契地闭口不言并低下了头,并自觉地让出了道路。但谈论的声音早已传进了传说中的魔头莫信玄的耳中,毕竟人的听力也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增长。微风拂过,素白的轻纱轻飘着,里面一极为俊美的男子侧卧斜倚着,单手支额,美目微眯,唇边挂着玩味的浅笑,身着一袭墨绿锦袍,慵懒中透着尊贵。引得街上女子忍不住偷偷侧目,无不惊感叹世上竟有如此盛世美颜。莫信玄在步撵上听着众人对自己议论纷纷,摇了摇头,心叹:真是冤枉啊,我八方楼开门做生意可真是童叟无欺啊,从未拿病患来做过什么试验,更别提什么吸取修为了,甚至每次给人看病开药都是半卖半送的,没有人赞扬就罢了,还得了个黑心楼的口碑,真是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以怨报德、反脸无情、辜恩负义、不知恩义、过河拆桥......莫信玄想了几十个形容词也觉得不足以形容这帮黑白不分的人。八方楼既售卖各种修炼所需的灵丹妙药,也给人看病医治。其主楼有八层楼、八个角、八个门,本意为“八方客来,客似云集”,其中四个门为丹药售卖门,修士可在这四方门里买到修炼所需的大部分丹药,如聚灵丹、金创药、化毒丸等等,品质皆为上乘,其他药铺无可与之匹敌。另外四个门则有药师坐镇,替人寻诊拿药,以前偶尔信玄心血来潮时,也会坐镇店中,然而每次都是人满为患,不过自从他与龙王同为一人的传闻传出后,这四个门就都是门可罗雀了。八方楼在低矮的建筑里算是鹤立鸡群,一楼为普通的寻诊卖药之处,二楼为一些疑难杂症诊断处,三楼为高阶丹药售卖处,须有由龙牙榭掌事核验过身份后方可进入,来人或尊贵无比,或修为高深,或权势滔天,上三楼后会有专人带领并介绍,再往上则是信玄炼药休憩的地方。反正不管怎么看八方楼都是个正经做生意的地方,信玄觉得自己不算是上善若水也算是诚信经营了,如此还得了骂名可真是真的是活天冤枉。但他也不屑与这些人计较,并不作停留悠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