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冷夜香,黑雾飘(1 / 1)

红中 夕金 2092 字 22天前

第一章冷夜香,黑雾飘夜色幽冷,残月高挂,星光稀疏。偌大的下月都万籁俱寂,安静得连虫鸣都悄无声息,整个大地似乎都沉沉地睡了过去,微风轻拂,空气中带着阵阵的微香,给这死寂的夜晚中带来了别样的景象。片刻后,微香散去,取而代之的是飘浮在空中一团团的黑色浓雾,而这些黑色的浓雾像是有生命般似的,齐齐向一个地方飘去。此时寂静的城中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带着盔甲摩擦的声音,在城中四处走动着,为首的将领一身铁血军服,身形魁梧,头戴坠着高高红穗的金冠,不需仔细辨认就能认出是下月都的守城将军高朗。此时他嘴里正喃喃念叨着,一手结印,另一手掌心托着一个青铜铁塔,此时正幽幽地亮着绿光,空中一缕缕黑色的雾气正不断地从塔尖涌入。“吼~~~”忽然一声巨响爆发,彻底划破了宁静的夜,一条飞舞的龙形火花咆哮着盘旋而上,照亮了整座城。高朗抬头望向天空,面色大变,厉声道:“传令,准备御敌。”不多时,九名身披黑色龙纹衣袍的男子从天而降,列成一排,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卷起了周围的落叶灰尘,原本井然有序的漂浮着的黑雾开始漫无目的地四散逃窜。为首男子发顶束着镂空锥形银发冠,在月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抹骇人的寒光,手持一把龙纹龙纹冷剑,面无表情,眸光淡淡地扫过眼前的景象。不需多言,他挥下一个手势,一排长剑唰唰闪现,凌厉的气势如潮涌而至,直指军队,瞬间刀光剑影,血雾弥散.......卯时,灰蒙蒙的的天透出一丝微光,幽冷的残月还挂在夜空上,微风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和落叶,分明是盛夏,却透着微微的冷意,月的光芒照在高高的城墙上,映照着城墙上恢弘大气的三个大字——“下月都”。往常的这个时候,城门已开,士兵站如门神般挺立守在门前,只眼睛来回扫着往来的人。但此时城门却微微虚掩着,门前不见士兵把守,送菜的菜农推着一车新鲜的蔬菜,面对无人把守的城门微微一愣,伸手挠了挠脑袋,疑惑道:“怎地今日城门竟无人把手?”忽一阵凉风袭来,卷着声声呼啸,“呜呜”地低吟着,咋一听像是有人在呜呜咽咽地哭泣。菜农不禁一阵冷颤,鸡皮疙瘩簌簌而起,犹豫片刻,他搓了搓手臂,心中默念了一句菩萨保佑,壮着胆子推开了虚掩的城门.....只见城内宽阔的主道上一片死寂,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地上散落着满地的将士尸体,血流遍地。唯一还活着的守城将士只有主将高朗,高朗年四十,身经百战,作为一城的将领,修为在整个凉月国里也是排在前十以内,平日里看着气势逼人,而此刻他却微不可察地颤抖着,一脸惊慌。另一边,九名黑袍男子则面无表情,为首的男子手持一把龙纹冷剑,卷着一股凌厉的灵气,微微一动,但速度极快,径直刺穿了高朗胸前的明光铠甲,贯穿心脏,高朗倒地而亡,连眼睛都来不及闭上。完毕后,黑袍男人唰一声将剑收回鞘中,微微回头,眸光扫向菜农,似乎在审视着。男人逆着月光,看不清面容,但菜农却清楚地感觉到冷意袭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早已惊吓到连话都说不出,更是连滚带爬,丢下一车的菜落荒而逃......云烟林,虫声依旧,微风轻拂过树梢,叶子轻晃着簌簌作响,林中一间破旧的小屋中,浅素色的帷幔内,女子安睡其中,月光透过帷幔,柔柔地洒在了她的脸上,映出了一张美撼凡尘的小脸,淡淡的眉眼似画笔细细勾勒出来般,殷红的唇色勾勒出她完美的唇形,肤若凝脂,如刚出水的芙蓉。然而下一秒,那张好看的小脸却紧皱成一团,睫毛轻颤,柳眉倒竖,呼吸微微急促,双手紧紧地攥着被子,不住地颤抖着,似是在做着一个可怕的噩梦。“救救我,好痛,好痛啊......”屋内忽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将司梨从睡梦中唤醒,她终于从噩梦中挣脱,睁开了双眼,唇瓣微张,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胸口不停地起伏着,一双黑宝石般的眸子泛着惊恐,眉头紧紧蹙着。然而下一秒,却是更大的恐惧袭来,她的眸光扫到了纱幔外,此时在她的床边正立着一道黑色的身影,那人微垂着脑袋,眼睛、鼻子、耳朵、嘴角咕咚咕咚地冒着鲜血,顺着脸颊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司梨瞬间不寒而栗,不禁吸了一口凉气,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救救我,好痛,好痛啊......”那人不断地喃喃着。痛?难道是个受伤的人?司梨定了定心神,强忍下心中的恐惧,撩开帷幔起身,一边打量着那人一边慢慢挪动地脚步走过去,问道:“你受伤了吗?哪里痛?”那人却不答话,只是静静地立着。司梨看着那人可怖的血迹,心想应该是伤的不轻,需要赶紧止血,恰好她今日在山上采了些止血的药物,可以帮他包扎一下。司梨指着一旁的凳子对他道:“你坐这边,我去找些药帮你止血。”但那人还是不答话,连面上的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司梨眉头皱了皱,看着他双耳流血,猜想他怕是失聪了,听不见自己的话。思索片刻,她决定伸手想将他拉过去,然而她想抓住他的手臂时,她的手却从他的手臂穿过,抓不到任何东西,反而有一股刺骨的冷直冲她的脊髓。司梨瞬间汗毛倒竖,冷汗直流,她害怕极了,赶忙回到自己的床上,紧紧捂住自己的嘴,仔细着不再发出一点声响,躲在床角,用被子包裹住身体,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缩着身子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