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与圣杯之歌 第三百七十二章 风暴中的小小光芒(1 / 1)

从罗世祈被三分,来到这颗星球并且缓慢的借助这个世界的特殊性将这个世界打造成她的专属领地开始,罗世祈就拥有了对这个世界的绝对观测权,不过也仅仅是这样而已了,毕竟她原本的身体因为在于这个世界相融合的过程中,吸收了这颗星球原本的记忆,从而在吸收维持自身生存的能量的过程中,渐渐的成长为了这个世界旧日传说中的模样,而这副模样,正是上一个时代的人们所信仰的神的象征物,即圣杯的模样。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罗世祈一开始也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变成那样,也是直到她已经完成了与这个世界的同化之后,方才明白,这个世界正是她和苏时曾经看到过这个世界的投影。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罗世祈渐渐的明白了她的使命,作为纯粹的元素之身所承担的使命。

正因为如此,当苏时和柳知寻第一次踏入这个世界的时候,罗世祈便清楚的感应到了二人的存在,甚至她还刻意的将这一次的元素风暴的力量加强,并非是为了这个世界的生灵,而是她并不愿意让苏时看到,自己已经流尽了血液,并且变得透明的对于她而言的恐怖模样。

作为完整的罗世祈的一部分,这部分的她所拥有的,是罗世祈对她自己的感情,是完完整整的对她自己的感情,但是即使是在这完全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人格之中,也是存在着对苏时的思念和爱意的,所以,罗世祈才会亲自来干涉苏时看到的这个世界的景象,因为苏时和她一样,对这个世界有着既视感。

而正是因为如此,她才能毫无负担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做自己的事情,除了苏时之外,一点也不在乎她人的想法,但是某种意义上讲,对于这件事情,罗世祈也并未在意苏时的想法。

她所做的事情便是将柳知寻脑中的自己过去的记忆,与柳知寻本人的记忆相融合,这样以来,即使某一天罗世祈消失了,柳知寻也能代替她就这么一直陪着苏时,罗世祈也知道,柳知寻是深爱着苏时的,虽然这份爱对于她而言是一个原而悠长的事情,因为她并不想让苏时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也许完整的罗世祈也是与柳知寻一样的想法,而且她的心中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想与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的想法,那是属于人,属于作为和苏时,和罗思擎一同经历过岁月的,作为人类的罗世祈的少女心境。

可是现在,也许已经消失不见了,即使是完整的罗世祈,在得知了这五百年间所发生的事情并将三份记忆融合之后,恐怕也将不再为人,但是这个想法是绝不会出现在现在的三分之一的她身上的。

所以,就像是真正的神明一样,罗世祈通过改变这个世界的元素运转,改变柳知寻和苏时无意识之间吸入体内的元素力量,从而潜移默化的改变苏时和柳知寻的想法,即使罗世祈所引导出来的事件很是不合逻辑,但是在这个世界当中,至少现在,所有的逻辑的最终解释权,都归罗世祈所有。

但是直到柳知寻的三份记忆形成了夹在梦与现实之间的特殊独立空间的时候,罗世祈才终于明白,苏时的记忆究竟是有多么庞大,甚至苏时的某条道路的记忆那庞大的信息流,都可以形成了独立的信息流空间,当观测到这一点时,罗世祈有些惊讶,她不明白究竟苏时是如何在脑中存储那么多属于自己的,以及其他星辰的记忆的,要知道,一个永生者的记忆已经十分的庞大了,再加上许许多多的星辰的记忆,那可是数百亿年间无数生灵所经历过的事情的忠实镌刻,苏时作为一个人类,是怎么能将突破自己作为一个人类的物理极限,在获得这么多记忆的同时,还能保持自我的独立意识的。

而柳知寻现在的危机,罗世祈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属于柳知寻自己的意识空间,想要从这里逃离的唯一道路,就是柳知寻自己重新明确了被罗世祈搅乱了的记忆,或者将它们融合在一起。

而现在的柳知寻,很显然已经进入了一种认知混乱的状态,从她的言语中就可以看得出,她并不认为眼前的罗世祈是个真人,在她眼里,眼前的人,只不过是自己的记忆的投射罢了。

“我是谁?你又是谁?”

因为意识流的混乱导致现在的柳知寻表达有些困难,不过在混乱当中,柳知寻还是在进行着思考,看着眼前的人,柳知寻不禁迷茫顿生。

“我是罗世祈,你是柳知寻啊!”现在这幅情况,就连罗世祈也有些慌张了,因为再这么下去的话,原本的柳知寻就会彻底的消失了,重新诞生的意识,也只能是迷失在这庞大的信息流当中,现实中的柳知寻,便会一直沉睡下去。现在的罗世祈,必须要引导柳知寻重建自我认知,这样一来这个空间才会出现与现实世界相连的通道,或者说裂隙,这样一来,凭借着苏时对空间的敏感性,就应该能察觉到这个地方,如此便可以将柳知寻救回。

“柳知寻,罗世祈?”

“我真的是柳知寻吗?你又是真的罗世祈吗?”柳知寻喃喃的说道,虽然现在的她大部分的思考力都被这个独立小空间掠夺了过去,但借着这个世界来思考,让柳知寻似乎有些更进一步。

“知寻,你听我说,你不能再对你自己保持迷茫下去了,不然的话这份迷茫会把你吞噬的。”

看着越来越淡淡柳知寻的身影,罗世祈焦急异常,冲上前去抓住了柳知寻,用最确切的触感来表现自我的存在,不过很可惜的是,意识空间中又哪儿来的触感呢?扑了个空之后,罗世祈接着向柳知寻说出了自己会引导柳知寻的记忆和她的记忆相融合的原因。

“这就是我对阿时的感情的合理化解答吗?”听完罗世祈的解释,柳知寻并未好转,而是苦笑着感慨。“我为数不多的感情,竟然还需要世祈来帮我确认的吗?”

“我究竟是为什么与族人离别而独活,又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个样子呢?”从自身对苏时的迷茫进一步的演化为了对自己命运的迷茫,在宿舍大而厚重的记忆的加持之下,她的记忆也变得沉重而深刻,就像是用刀重重的刻在了这个名为柳知寻的人的身上一般,拉着她不停地向下坠。

“我是真的爱着苏时的吗?我又是我说什么会来到这里呢?”终于,柳知寻开始质疑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了,那就是这件事情最根本的原因,她对苏时的感情。“如果说我对他的感情是来自于世祈呢?我真的能保证,我对阿时的感情是我发自内心的吗?”

每一问,都让柳知寻的意识陷入了更深层次的迷茫,也让她的身形变得越来越淡,三股记忆的融合也越发的加快。原本还有那么一丝梦境与现实照射进来的光的意识空间,现在已经陷入了非常深重的迷茫之中。

事已至此,罗世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她只能用自己强大的对这颗星球极其附属空间的掌控力,来尽量的延缓柳知寻的记忆融合了。

而此时的柳知寻,由于没有痛苦,所以也就并没有察觉到自己陷入了迷茫之后对自己的影响,可以明显的看出来的是,在现实世界当中,柳知寻的身体虽然还能保持着完整的样子,但是其身体已经越发的脱离人形化了,由于意识出现的混乱导致柳知寻对自己的身体的掌控力也变得越来越弱,转换为原初的躯体也是一种对自我保护。

苏时这边看着柳知寻的变化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急如焚,此地的掌控者谢尔伯爵也是权衡了一番之后,将苏时带到了这座终年白雪覆盖的城堡的深处,在那里,有一座仪式用圣杯,通过它,可以接通与大圣杯的联系,虽然无法解决柳知寻的问题,但是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缓和柳知寻的身体变化。

“这座仪式用圣杯,一旦连接上了始源圣杯,就需要用强大的力量才能将它们之间的通道关闭,过去你我同为罗兰城的一员,我相信你可以用好这座圣杯。”

对于谢尔伯爵自报家门的事情苏时有些疑惑,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时间考虑这么多了,周身的空间之门打开,从他的高纬度浅滩之上不停的抽调着元素力量注入这小小的圣杯之中。

这座仪式用圣杯,通过沟通始源圣杯,从而误打误撞的与罗世祈产生的联系,原本无处不在的罗世祈让苏时无从查探,但是显现出来的,在柳知寻的意识空间中的罗世祈,则是相较于其他,有了一定程度的元素流转上的变化,如此一来,苏时便定位了这个不一样的罗世祈的位置。

而从圣杯中缓缓流出的也并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团团的黑色液体,温暖而沉静,缓缓地覆盖在了苏时怀中的柳知寻的身上,渗入了她的体内,唤醒了那些深藏于体内的记忆,在彻底变回的彼岸花的最后一刻,留下了她作为人类之躯的最后一丝希望。

此时,在意识空间之中,柳知寻即将迎来崩坏,越是思考,她就越是无法摆脱自己为自己设下的魔咒,这意识空间也就越发的牢不可摧。就算是罗世祈在这里,也几乎是要被柳知寻的意识中记忆相合之后的巨大压迫力给感染了。

不过即使是绝对黑暗当中,也会有光明的种子存在,一步步的崩坏,让柳知寻的记忆渐渐的融合,而在融合的过程中,柳知寻终于是找到了那已经不再属于自己的记忆,那是纵使失去了,也依然记录在她的体内的,属于邻家少女和冒失少年的回忆,而这份回忆,是独属于柳知寻的微光,纵使柳知寻现在有再多的记忆相融合,她也无法否认这份记忆的真实性。

“那就是我和阿时的回忆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忘记呢?”混沌之中的柳知寻,抓住了这可能是唯一的一束光芒,从自我怀疑,自我否定,自我崩坏的进程中稍微的解脱了出来,不过那些梦魇依然紧紧的缠绕在她的身边,一直,一直的向她诉说着,她的不真实性。

风暴在意识空间中出现,尽力地削弱着这个空间的罗世祈在这风暴的影响之下,也无法在这个空间继续的呆下去了,她只能抱着悔意,意识重回现实世界,观测着柳知寻的身体变化,同时希望那一缕微光,能够成为柳知寻回来的引路之光。

在意识空间风暴的中心处,柳知寻紧握着这份承载着她失去的记忆的微光,即使是混沌的她,也明白,她的手中所紧握着的,是她唯一的希望。

光芒之中的她与苏时相处时的画面,让柳知寻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那些画面上,一次次的观看,一次次的让柳知寻从迷茫变得坚定,这份独属于她的美好,是苏时的馈赠,在她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一半分割开来同另一个世界的苏时离开的时候,苏时并没有将那份记忆彻底的抹去,而是深深的埋藏在了她的身体记忆中,不会影响柳知寻的生活,但时而会化作梦的一部分,让柳知寻可以作为一个旁观者,来回味那段时光。。

此时的柳知寻眼前突然出现了苏时的画面,那是就在不久之前,苏时曾对她说过的话,并不是一切都要分得那么清楚的,的确,并非是一切都要清浊分辨。

她爱着苏时,这件事情无需因果,不需要去烦恼何去何从,起源与终结并不需要去烦恼,因为她的确是切切实实的爱着苏时,这样就足够了,至于她究竟是是谁这件事情,柳知寻也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一个令她释怀但又心有不甘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