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硬钢鸿钧(1 / 1)

江辰一拳打退玄黄玲珑塔,和三清算是正面刚上了。

最为紫霄殿中公认最强的三清,在场的人几乎没有人愿意和他们作对的。

江辰却这么做了,而且十分的决绝。

镇元子坐在蒲团上,脸上满是震惊,与此同时更多的是兴奋。

他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对红云这样的人还如此帮助。

从和江辰第一次见面,镇元子就觉得江辰是个直爽霸气的可交之人,要不然也不会拿出那么多人参果款待。

两人虽然是第二次见面,可江辰却能为了他和三清硬钢,镇元子已经把江辰当成了朋友。

江辰身后的红云脸色潮红,大口的喘着气,他的眼里满是羞愧和懊恼。

江辰守护镇元子的场景,让他意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朋友应该做的事情。

想起以前的种种,他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镇元子,甚至还偷偷拿人参果去送人,美其名曰做好事,可实际上却是在寒镇元子的心。

红云现在对以前的事情无比的懊悔,心中暗暗决定,再也不再做洪荒的傻子和笑柄了,要和江辰一样,做镇元子真正的兄弟。

江辰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让红云的心境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从此一个全新的红云出现了。

太清老子眼光灼灼,他虽然修炼的无为之道,可对于江辰这样的正面挑衅也忍不住动了怒火。

与此同时,帝俊和太一,还有冥河老祖也要出手,要把失去的位置抢回来。

一道伟岸的气息出现,将所有人都压制在原地,圣力惶惶,没人能够抵抗,所有人都知道,鸿钧来了。

随着一团圣光落下,鸿钧坐在了高台上,他穿着灰色的道袍,虽然是圣人却是神光不显,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可在场的人却不敢有半点逾越,刚才那一丝圣力,就让他们深深明白,圣人之下皆蝼蚁,和鸿钧相比,他们的差着天地的距离。

同时在场的人对于圣人的境界也更加的渴望了,都希望尽快得到圣人修炼法门,早日成就圣人之位。

鸿钧扫视了一下六个蒲团上的人,尤其是在镇元子身上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悠悠的说道:

“以后讲道就按此间位置排位,紫霄宫内,不得再有争斗.”

“谨遵圣人法旨。”

三千紫霄客同时行礼答应,其中帝俊太一和冥河老祖脸色怨恨,心中恨到了极点,尤其是对于三清,更是恨之入骨。

得而复失是最为痛苦的,三清是把他们从位置上赶下去的人,还对他们无比的轻视,这更是让他们怒火中烧。

江辰含笑看着帝俊和太一,这两个家伙和三清恨上了,看来肯定少不了争斗,也许可以好好利用一下,让妖族和三清大战,看看对洪荒大势有没有深远的影响。

还有冥河老祖,这家伙可是能创造阿修罗族的,以后也可以做做文章。

蒲团之争,因为江辰的策划,已经变得十分复杂,帝俊太一和伏羲女娲有了仇怨,也和三清仇恨倍增,冥河老祖和三清也是水火不容,对于接引准提趁虚而入也是恨得牙根痒痒。

鸿钧双手揣在袖子里,也是在演算着天机,本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可因为江辰的出现,他不得不在最后时刻传音三清将帝俊冥河老祖和镇元子打下蒲团。

这就给三清结下了很大的因果,他也和三清有了因果,这对于他的修炼是不利的,可为了洪荒大势,又必须这样做。

虽然该坐上蒲团的都坐上了,可又多了个镇元子,这又让计划有了变化,鸿钧也是十分的头疼。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江辰,可对于江辰,鸿钧却怎么都运算不出任何的轨迹。

鸿钧还不敢强行运算,因为鸿钧上次强行运算江辰就让他损失惨重,要是造化玉碟再有破损,就要影响他合道了。

“江辰祖巫,你们巫族只修肉身不修元神,为何来我紫霄宫?”

鸿钧的话让在场的人立刻明白了,江辰并不是修道者,而是巫族祖巫,是修炼肉身的,怪不得感受不到法力波动了。

“来看看热闹,不行吗?”

“那你为什么要干预他人落座?”

鸿钧明显是动了气,圣人的威严爆发而出,气势拔高犹如群山峻岭压迫而来,鸿钧是对江辰刚才的作为生气了。

血气方刚。

江辰身后一道冲天擎天方柱出现,鼎立天地如同不周屹立,巫族只尊盘古,江辰血脉里就有着盘古血脉的不屈和不羁,就算鸿钧是圣人,也不能压迫他的意志。

血气方刚顶住了鸿钧的威势,让在场的人无不惊骇,圣人在他们眼中是至尊无敌的存在,哪怕鸿钧不针对他们,只是沾染一丝丝的边缘,都已经心惊胆寒噤若寒蝉。

可江辰竟然可以正面应对,而且没有半点退缩,这份意志足够让人心生敬畏。

哼。

鸿钧冷哼一声,化为圣力碾压而来,江辰一指点出,正是撼天一指。

撼天一指破法之力,圣力被从中破开一点,江辰趁势施展撕裂苍穹,从那一点撕开空间穿越而出,躲过了圣人一击。

呼。

周围的人全都爆出了惊呼,哪怕知道鸿钧只是随意的一击,可江辰能从中脱身,也是无比震撼的事情。

“很好,江辰祖巫,你是得了盘古的真传啊。”

“我为盘古后裔,得父神真传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鸿钧眼光闪烁,隐含着淡淡的杀机,江辰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生死危机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