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强推镇元子(1 / 2)

两人的神态萎靡,声音苍凉,就像是垂暮的苦行僧,再加上身上的破烂衣服,更显得可怜。

不过两人都是大罗中期,很快从后面就挤到了前排,看到六个蒲团都被坐满,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

“师弟啊,我们真是太苦了,一路踏过荆棘深渊,走过黑泥沼泽,跌入万里火山,受尽了千辛万苦,真是要累死了。”

“是啊,师兄,我的身体要坚持不住了,咱们苦行而来,受尽磨难来到这里,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

“师弟啊,我们就这么累死算了,既然选择了苦行僧这条路,我们就算是累死又何妨。”

两人抱头哀嚎,演技十足,在场的人无不冷笑,他们可是大罗,本就不死不灭,怎么可能会累死,这样的戏码纯粹是在骗傻子了。

“要不,你们坐这吧。”

就在所有人暗暗嘲笑接引准提的时候,红云却站起来让座了。

接引准提相视一笑,他们演戏的目的就是红云,他们知道红云是个烂好人,就是想骗他的座位。

可就在接引要坐上蒲团的时候,江辰一把将镇元子按在了蒲团上。

“你,你干什么?”

接引不由大声咆哮,马上要得到的作为,竟然被人抢了,他如何不怒。

镇元子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江辰为什么这么做。

准提则是对着红云发火:

“道友,你给我们让的座,现在却被人抢了,你不帮我们要回来吗?”

红云也是生气的说道:

“这位道友,这座位是我给两位佛家的,你为什么要捣乱。”

江辰冷笑了一声,“红云,你是傻子吗?”

“我怎么会是傻子?”

“既然你不是傻子,那我问问你,这两个秃头和你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让座?”

“他们又苦又累,让给他们个座位有什么不行?”

“那你怎么不说你最好的朋友镇元子一直站着很累,把座位让给他,还是说你就一直没把镇元子当过朋友?”

红云被江辰的话问的脸色通红,镇元子连忙出来解围:

“江辰兄弟误会了,我不累,不需要座位。”

“镇元子,你不需要是一回事,他想不想得到你是另一回事,我知道你重情讲义,可也要看什么人。”

江辰转过头再次看向红云:

“红云,你怎么得到的蒲团心里没点逼数吗,就凭你这点能耐,坐的上这个位置吗,你还是拾人牙慧,有什么权利把座位让给别人?”

江辰的话字字珠心,将红云忽视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红云这才意识到,原来镇元子为他做了那么多,他却傻傻的给忽略掉了。

“镇元子,我做错了,座位应该你坐。”

江辰这才点了点头,要不是看镇元子重情重义,他才懒得理会红云这样的傻子。

镇元子想要起身把座位还给红云,却被江辰按住肩膀压了下去,“镇元子,有些事情帮多了,只会把人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