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逃了,等宫主过来(1 / 2)

景文睿这般想,却没料到慕容瑾却是皱起了眉,看着手上的书,又回头望了望早已消失了的戒尺和利剑,突然出声:“这带不出去,我得在这里看完才能走,外面现在情况不明,你先走。”

“不,我要在这里守着你,外边有慕容族长,你就安心看书吧。”

景文睿表示,他不会再离开慕容璟,而且他此刻是有私心的,慕容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许还得再考察一番,如果真的是这世界的守护神,那么暗巫又是怎么一回事。

慕容瑾抬头看着景文睿那坚定不移的目光,心底那紧绷着的那根线稍稍松了一点,她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转过身去,仔细的翻着那泛黄的书页,当看到首页上的两个“风云”闪着金色光芒的大字时,瞬间书内的字全都跃于书本上空,慕容瑾虽然有心里准备,但被惊到了,这是什么原理!但很快,那金光一闪而过,书页又恢复了平静。

“这是怎么了?”在她身后紧盯着她的景文睿也看到了那束金光,惊愕不已,也顾不得那么多忌讳,上前一把拉过她的手,将她紧紧的圈在怀里,生怕她会因此受到伤害。

看他这么紧张,慕容瑾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刚刚那些字她都看到了,现在要把它们全都记在脑海里才是,当下也管不得景文睿的紧张,闭上眼,将她所看到的全都记到脑海里去。

当她记下过后,整个人却是愣在那,一时间竟然不知说些什么。

原来暗巫一族是从慕容家分裂出去的,主要是想控制天下,奴役百姓,而满足他们的私欲——长生。

他们最终的目的并非想要当帝王!

而且书中还有一句秘语,指了一个方向,可以解她身上的诅咒。

记到这时,她人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看着手中的书,突然笑了,她想要的已有了,而书中记载的是一些上古修练功法,可以让她成这这个世界的强者,但她没有成为强者的想法,轻笑间,她转过身,将书又放回盒子里,再对着木盒拜了三拜,瞬间那木盒消失不见,看的景文睿是一愣一愣的。

“这?这又是怎么回事?”景文睿已是惊的忍不住开了口问出声来,问完后才知自己开口了,又是忍不住快速的往她身边靠去,呈保护之状。

“没事,我们走吧。”

慕容瑾还在那消息的震惊中,她觉得她需要时间捋一捋,等到她出了大殿让殿前那女子的声音唤住时才清醒过来。

“这么快就出来了?我刚可是看到殿内闪起了一道金光,那都让你打开了,你怎么不多待一会?”

面对前辈的问询,慕容瑾整理了一下情绪,努力让自己的声调看起来不那么惊讶:“多谢前辈厚爱,人这一生太短,晚辈只想平安渡过。”

是的,她的命到底能不能得以延续,还得她去花时间探询,而且,她确实想当个平凡的人,而非救世的神。

看慕容瑾咬字清晰,眸色清澈,守殿女子释然一笑,朝慕容瑾道了声“谢谢。”

话音落下,她的身子渐而透明,消失在了虚空中,惊得慕容瑾与景文睿又是一愣,面面相觑,不知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他们惊讶之时,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扇门,从这边可以直接看到他们之前住的那屋子里的景象,此刻慕容柠正与慕容川对话着,看得出慕容柠此刻情绪有些激动,张牙舞爪的样子,看的慕容瑾想都不想拉着景文睿的手便往那扇门里跨去。

屋里一脸气愤的慕容柠正在与慕容川理论着,说他这么做也是为了慕容家族好,而且他一本正经的说他自己是未来的族长,自然是不能进去,气的来说教的慕容川是气的浑身发抖,手指着他半天也没能说一个字出来。

“柠弟,你又淘气了。”

一出来便见到慕容柠气的慕容川连话都说不上来,慕容瑾直抿着嘴角偷着笑,但在慕容川面前她还是得保持严肃,不能让眼前人觉得她也偏袒弟弟。

听到慕容瑾的声音,慕容柠是激动不已,一个转身便朝她奔过去,却让在她身前的景文睿给挡住,不让他靠近。

看到被拦下一脸无奈又气愤不已的慕容柠,慕容瑾朝他眨了眨眼,示意她没事,不要担心。

与此同时,慕容功急匆匆的从外跑过来,跑到慕容川朝他俯身低语,瞬间见慕容川脸色大变。

“发生什么事了,族长。”

慕容瑾已看到慕容功的脸色也不好看,猜想定是出了大事,出来的时候景文睿已告诉了她慕容休的事,莫非拓跋毅的大军与其他几国一起围攻大越了?

“回圣者的话,是慕容休那贼人消失不见了,阿功带人查看了,我们在那看守的兄弟都死了,应该是被外人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