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五章:下山(1 / 1)

得知自己要跟张小凡一同下山的消息,田灵儿有些意外,但是随即她就彻底兴奋了起来。

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怎么出过远门,每天就是在青云门晃荡,大多数的时候都在小竹峰和大竹峰。

这两个地方的环境虽美,但是任谁看了十几年也会出现审美疲劳,对周围的美景视而不见。

如今有机会下山见识不同的风景,傻子才会拒绝。

田灵儿兴高采烈地表示,自己一定会看好张小凡,保证不会让他出任何的意外。

田不易虽说有些担忧,但是想到草庙村是青云门的地界,等闲的魔教中人也不敢出现在这里,否则定然会有来无回,他也就放心了几分。

二人下山之后,萧显适时地提出自己想要闭关修行,田不易自然应允。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萧显在自己的门上挂了一个修行中的牌子,然后将门从里面插上,而他自己则打开窗户,收敛浑身气息,小心翼翼的从窗户上钻了出去。

斩龙剑他并没有带上,这把剑代表着他的身份,实在是太过显眼,青云门几乎没有多少人不认识。

他这次可是准备客串一把反派,带上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绝对是一种脑残的行为。

还好他这几年默默收集了一些材料,并且打造了一把剑,虽然肯定不如九天神兵斩龙剑,但也是一把不错的法器。

事实上,所谓的九天神兵也是从最初的法器过来的,随着主人的修为提高,法器的力量也在提高,等级自然也会飙升。

打造这把剑的主要材料是一种上面有斑斑泪痕的矿石,在这个世界并不常见,属于稀有材料。

仙剑被打造完成的时候,剑身上自然而然的浮现出点点泪痕,像是流星一样,所以萧显将这把仙剑取名为星泪剑。

小心翼翼地来到后山,看到离大竹峰已经足够远,萧显这才放出飞剑,低空飞行。

他怕飞高了会引人注意,所以感觉还是保守一点,打枪的不要,悄悄地进村。

反正张小凡他们回去祭拜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搞定的,没有必要赶的那么急,安全第一。

直到离开青云门上百里地,萧显这才开始放飞自我,仙剑不停的加速,转眼间就化作一道虹光。

……

再说张小凡这边,前段时间正好突破了玉清境第四层,拥有了驾驭飞剑的能力。

张小凡驾驭着一根类似于烧火棍一般的武器,浑身漆黑如墨,顶端还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珠子,看起来十分的妖异,并不像正派的东西。

这是魔道赫赫有名的法宝嗜血珠,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的法器。

而这根像烧火棍一般的武器,是上次张小凡追击小灰的时候,在后山发现的邪道法宝,法宝的主人不知,但是质量和嗜血珠不相上下。

误打误撞之下,嗜血珠和噬魂棒两相结合,然后张小凡的鲜血浸透到这两件法宝中,完成了法宝最深层的认主——血炼。

说起来也是张小凡的运气好,如果只是单一的法宝,他敢这么做,唯一的结果就是走火入魔,从此被这种魔道法宝控制。

但是事情就是这么的凑巧,嗜血珠和噬魂棒同属魔道神兵,两相抵消之下,张小凡不仅安然无恙,并且得到了两件法宝的认可。

虽然驾驭一根烧火棍十分的怪异,一点也没有仙道中人御剑飘飘的仙气,但大竹峰还是比较开放的,并没有硬性要求徒弟必须用剑。

所以除了大师兄宋大仁、林惊羽和萧显之外,其他人的法宝都是非主流。

在张小凡身边的是田灵儿,一身火红色的宫装长裙,脚下踏着的是如绸缎一般的琥珀朱绫,同样是火红的颜色,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火中的精灵。

田灵儿确实极美,完全继承了母亲所有的优点,田不易的基因似乎在她身上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师姐,你真美。”张小凡看得目眩神迷,赞美之词脱口而出。

随后他骤然反应过来,脸色顿时如同猴屁股一样红。

如果换做之前这种话,张小凡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一来因为他怕唐突了女神,二来也因为对自己不自信。

没想到刚才失魂之下,居然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

“哎呦!看来小师弟也长大了,要不要师姐去小竹峰为你物色一位仙子做老婆?”田灵儿并未多想,只当张小凡是长大了。

她的美貌自己是知道的,张小凡夸她完全是正常的事儿,再加上她一直将张小凡当做是弟弟,所以不会往男女之情方面想。

“不不不,我,我不是……”张小凡瞬间就急了,急忙开口想解释。

不过他在驱物这个境界还不是太熟悉,心情骤然激荡,体内的法力顿时走入岔道,顿时就保持不住御剑飞行的姿态,张牙舞爪的从空中掉落。

“师弟!”

田灵儿大惊失色,急忙操纵法宝琥珀朱绫,急速从空中俯冲而下。

琥珀朱绫在张小凡的腰间绕了一圈,终于赶在落地前将他接住。

二人缓缓落到地面,田灵儿嗔怪道,“师弟,你的心性实在是太差了,似你这般不会甜言蜜语,又极度木讷的性子,以后怎么会有仙子肯跟你一起过。”

田灵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自己这个师弟其他方面都好,就是人太过老实木讷,屁大的事儿都会脸红,一点也开不起玩笑,再不改变这种要命的性格,他以后恐怕真的会注孤生。

“师姐,我不要其他人,我只要你喜欢就够了。”张小凡心中有千言万语想对田灵儿倾诉,但张了张嘴,就是说不出来。

这家伙也多亏了是主角,如果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凉了,怎么可能还能收获两份爱情?

实在是这种性子太不讨人喜,至少不讨女生的喜欢。

男人的话恐怕十分愿意跟这种人做朋友,因为不用担心自己的老婆会跟这种人搞到一块儿。。

田灵儿看见张小凡沉默不语,心中也有些无奈。

“算了,性子是天生的,师姐迟早要嫁人,也不能管你一辈子,希望你以后会有所改变吧。”田灵儿叹息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