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1 / 1)

明与栾 暝峰 912 字 29天前

由于是开学第一天,这天上课上的很晚。随着老师的离开,整个教学楼都可以听到们的说话声。唯有他俩,显得与教室环境是那么不相称。此时的天明目不转睛的看着物理书,时而思索,时而动笔写些什么。

终于,随着物理老师的走来迎来今天的第一节课。物理老师是个20来岁的小伙子,也许教龄原因,也许风格不同,讲起课来台下一脸懵,虽说天明一直在听,但天明的确听不太懂。匆匆的一节课度过了。天明还在沉沦的物理老师讲的定律当中。他却不知道,此时有一对瑕光正在看着他。当他回过神来时,正与犀相对。

不得不说,她长得的和同龄女生比起来,的确很出众。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两肩之上,略显柔美,一双灵犀的眼澈,小小的红唇,配上白皙的皮肤,仿若优雅的茉莉花。天明觉得她很美,美得不敢让人直视。

“你真有趣!”四个字懒洋洋地从她嘴里传出。“什么?我”天明显得有点不所错。毕竟还是一个16岁的大男孩。对于女生这种生物,根本不怎么了解。

叮铃铃,上课铃声响起,这段短短的对话就这样结束。天明懵懂的心埋下了种子。一上午时间过去,天明走在放学的路上,他一方面回想那个女孩,一方面自语。就这样走回了家。天明的家位于宁海市郊区,一栋破的不能再破的危房,四周全是杂草。又加上下了昨天刚下了小雨,房子更加潮湿。屋内十分简陋,但却感觉很整齐,一个炉子(用泥土造的)。炉子后面有张桌子,桌子十分粗糙,但却看不到一点灰尘。再往里,边有一张床,床上只有一张被子,这里既是天明睡觉的地方又是天明写作业的地方。屋内空无一人,十几冷清。北风一呼啸,天明就冻得手指发麻。

至的父亲,天明也不清楚。貌似有半年没见到了,天明也不知道他去哪,天明从有记忆时,他的父亲便不再照顾他了。或许,你觉得天明会怨恨他父亲。然并卵,天明觉得他的父亲很伟大,很爱他妈妈,因为每到清明节,父亲都会带一些钱,给天明。然后带他去扫墓,每年父亲眼中都有泪水,但却强忍着,是怕天明看出来还是一个男人的不语呢?

天明曾问过妈妈,怎么离世的?父亲不语,天明也没好过问。

吃着冷清的饭菜,咬着冰冷的馒头。天明嘴里却泛起了微笑。是回忆依旧温暖,还是因为她呢?

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