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皇后出京问归处(1 / 1)

长孙无垢在宫中做准备,有城阳和明达相伴同行。

新任驸马的秦怀玉、柴哲威两人统兵护卫随行,刚刚出嫁的两位公主,也搭上了前往岭南的马车。

李泰乖乖跟在长孙无垢身边,眼中满是狡诈之色。

李方晨实际上并没有把秦王庄余下的两成利,交给长孙无垢,那两成利是李泰的!

眼瞅着二哥走了一步错棋,李泰为何不能反将一军呢?

让你继续缩在岭南,不回长安?

好啊!我把老娘请来,看你如何是好!

浩浩荡荡一行人杀向岭南,两对“新人”也算是有了一次所走就走的蜜月之旅。

只不过这次旅行的目的,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李世民和李承乾父子两人坐镇京中,也不担心会发生什么问题。

有秦怀玉和柴哲威在,这护卫中大多是白狼卫出身,哪个不长眼的敢去触犯皇后威严,等同于自杀!

从宫中出来的那天夜中,李泰躲在魏王府中酩酊大醉,嘴角笑意丝毫不减。

怨只怨李方晨少心算计,被李泰钻了空子。

也不想想,那庄中大多是李方晨旧识,又怎会轻易剪短情分呢?

只可惜,李方晨之前送出的重礼实在太重,李泰只是轻轻那么推了一把,就给李方晨把车推翻了。

李方晨躲了三年,已经让李世民和长孙无垢心中忧虑了三年。

如今失而复得,又怎会愿意给李方晨再度逃离他们的机会?

付出两成利,李泰不在乎,要是二哥能回长安,对他来说足够了。

李泰甚至都做好了未来的打算。

太子掌权,他掌钱财,二哥掌兵,三兄弟合力创造一个,比他老子李世民强大几倍的大唐盛世。

“青雀,这是到哪了?”

从长安出发,至今已过去数日,虽有城阳和明达伴在身边,长孙无垢心中还是有些忧心。

她害怕岭南人去楼空,害怕再也见不到自己最疼爱的儿子。

“回禀母后,才刚到山南道,距离岭南甚是远矣。”

“你说,你二哥他把十六都安排回京,自己留在岭南,会不会?”

这人一多心,总害怕事情发展无法控制。

作为有前科的李方晨,很有可能抛下其他人,再玩一次神秘失踪。

如果他真这么做了,怕是谁都无法再找到他。

身旁只有二十人护卫,算上王萱儿和秦昌,李方晨想走谁都没办法阻拦。

李泰笑道:“怎么会呢,母后您就放心吧,二哥一定还在岭南。”

安抚几句,李泰眼神示意城阳带长孙无垢回车中休息,自己则驾马来到队前。

“魏王殿下!”

“免了,你喊我青雀就好,不然丽质可不饶我。”

“好吧,青雀,你怎么过来了?”

“怀玉,最快要几日才能到岭南?”

秦怀玉冷静思索了半天,答道:“少说也得半月,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半月吗?”

李泰立住马,整个人有些魂不守舍的。

“二哥,我玩了一出儿攻心计,你可千万别玩消失啊!”

长孙无垢说完后,李泰心中立刻有了顾虑。

按他的想法来看,自己固然很聪明,可比二哥差之远矣。

如果二哥猜到了自己作何打算,会不会真的离开岭南,离开大唐呢?

“李青雀,你干嘛呢?”

邻旁行过的马车上,探出一个人头,娇容之面黄鹂之音。

李泰白了那女子一眼,“丽质,你要做甚?”

“大胆!本宫可是你皇姐,李青雀你是不是太无礼了?”

那女子正是丽质,与皇后同行,不在同一辆马车上。

丽质与豫章在一处,见李泰楞在路边,便出口询问。

李泰此刻有些心烦意乱,不想和李丽质打哑谜,“你说吧,你要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