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五折没有,骨折要不要?(1 / 1)

“行吧,那就它了。你今年的新专辑还是五百万,我就不参与分成了。”他现在是天王推手和天后推手,身价暴涨,歌曲作品的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按照圈子里不成文的规矩,他以后再出专辑作品,价钱是按照专辑销量分成来计算的。

以他现在的身份来说,应该可以拿到百分之十的专辑销量分成。这可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专辑销量越高,分成也就越多。

而以他清一色的身份,还有秦天王的号召力,一张专辑大约能给他带来上千万的分成。也就是说,他要用剩下的大约五百多万,把这辆二手的大牛给买下来。

秦莫名闻言,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一样,顿时像是一只炸毛的狮子,声音忍不住的上扬,伴有丝丝的怒火“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上赶着给你送车、送房子,就是为了贪图你的歌曲作品?是在低声下气的巴结你?是在毫无节操的跪舔你?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啊?”

风无凌面对他的质问,却是十分淡定,语气平静无波的回应道“每个人都有他各自的为人处世风格,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跟别人借过一分钱。有多少钱,我就办多少钱的事情。我不欠谁的什么东西,我活的轻松自在。”

人生的轻松,就是能在这个喧嚣的尘世,不用献媚于谁,也不必跟谁说讨好的话,他玩他的,你活你的。两不相干,然后,两相安。

秦莫名却是不接受他这样的解释,气呼呼歪着头,不去看他。

“咱们一码归一码,生意归生意,交情归交情。车子也是你辛辛苦苦挣来的,我不能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开着,我于心有愧。但你要是让我掏现钱买,那我肯定不要。如果从那虚无缥缈的分成里扣,那我还能接受。反正无论怎样,我还算是占你便宜了。”

风无凌还是坚持自己的本心,这是他做人的底线。

而秦莫名还是那副臭德行,在那暗自生闷气,不想理会他。

风无凌蛋疼了,这家伙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只能继续劝解“那这样,我以后少不了会找你拍广告。你要是觉得亏欠了我,到时候给我打个五折。”

他也是够不要脸的,花五百多万买了人家八百万的大牛,还说是人家亏欠了他。

“五折没有,骨折要不要?”秦莫名也知道,人生在世各有各的想法和活法,不能勉强。而他也不是故意要给自己难看,应该是性格使然。

而且,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都有用得着对方的时候,指不定谁欠谁的呢。

风无凌看他终于肯说话了,嘴角不由的微微勾起,露出了一丝轻快的笑意。嗯,他这应该是想通了。

抬手看了看表,经过了一翻折腾,已经快到中午了,“午饭去哪吃,你选地方我请客,就算是赔礼道歉了。”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他认错的态度非常良好,而秦莫名也不能再为刚才的事情纠缠不休,反而显得自己心胸狭窄。

于是乎,他撇了撇嘴,“中午带上你们家那口子,去我家吧!让你嫂子做几个菜,就当是带新媳妇认门了。”

风无凌闻言愣了一下,嗯,这主意不错。按照古代的风气来说,他们两家可以彼此带着媳妇去上门吃饭,这大约就算是通家之好了。

元·秦简夫《东堂老》第四折:“有西邻赵国器,是这扬州奴父亲,与老夫三十载通家之好。”指两家交情深厚,像一家人一样。

秦莫名的意思是,这辈子认定他这个朋友了。

而风无凌也有这个意思,他看秦莫名也挺和胃口的,值得深交。于是,他掏出了手机,给李玉致打电话。

李玉致闻言也愣了一下,然后只犹豫了五秒钟,便点头答应了。既然认定他了,那就应该融入他的圈子,认识他的朋友。

紧接着,秦莫名开车带着他去青峰传媒,去接李玉致。随后,三个人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入了秦莫名家的别墅。

风无凌还在半路上买了一些礼品和瓜果,两只手都拎满了。李玉致有些羞涩的跟在他身后,满是新奇的打量着这座精致的小别墅。

而简素欣听见车子的响声,抱着儿子迎了出来。小家伙躲在母亲怀里,偷偷的打量着他们俩。

“嫂子好!”风无凌看见她赶紧打招呼,然后嘴角勾起了一个帅气的弧度,对着李玉致歪了歪头,满是自豪的语气“我女朋友,李玉致!”

李玉致俏脸微红的在他旁边站定了,也十分淑女的跟着打招呼“嫂子好!我是李玉致。”

简素欣一身白色的居家服,显得很是随意,一头长发也是简单的挽在脑后,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对着李玉致上下打量了一翻,“嗯,听莫名说起过你。年纪轻轻的,就独自打理着一家偌大的娱乐公司,而且还发展的有声有色,非常了不起。最主要的是,人还长的这么漂亮,气质十足!凌子眼光很不错呀!”

李玉致被她夸奖的有些臊的慌,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嗯,这可是他上辈子敲坏了八百个木鱼换来的!”秦莫名一边接过了儿子,还不忘了怼他一句。随后高举起来,架到了自己脖子上,对着李玉致介绍道“我儿子,秦正扬。儿子,喊叔叔好,阿姨好。”

“苏苏好!漂亮姐姐好!”小家伙高兴的揪着自己老爹的耳朵,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

四周的空气突然的安静,几个大人全都愣了一下。“

呵呵…”随后,简素欣和李玉致全都不约而同的捂着小嘴轻笑着,都是笑不露齿,表现的非常淑女。

而秦莫名尴尬了,风无凌正在用一种有色的眼光瞅着他,能这么教自己的儿子,你丫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老秦十分冤枉的连忙摆手,为自己开脱“不是我教给他的,是他妈妈!”他那副表情,就像一个受尽冤屈的小媳妇那样,仿佛有无尽的苦衷。。

一个花花公子的大帽子,差点就给他戴上了。

“哈哈,哈哈…”两个女人笑的更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