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9.郡王伏法(1 / 1)

重生为君 贰蛋 1850 字 5个月前

维持秩序的禁卫们瞧见这般场面,也是哭笑不得。

这些围观群众中定然有不少是从江陵府那边过来的,也不知道健王到底是在那边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好不容易,赵序、赵迪这些人总算是被带进最高提刑衙门内。

王文富等人都已经在里面就坐。

经过赵洞庭的改革,现今大宋的提刑省衙门和以前已经截然不同。倒是和现代的法院审判庭颇为相似。

王文富坐在正中间,是主审官。旁边是赵与珞以及宗人府的主官等人,是为陪审员。

这般阵营,足以体现中枢内阁对健王府之事的重视了。

这也是向其余郡王们释放某种信号。

郡王虽是皇亲,但大宋绝对是基于国法之上的。

以前高高在上的赵序等人被带到审判席上,颇为沧桑颓废。因为他们都明白,进来这个地方,便再难以回到过去。

以他们这些年所作的事情,身败名裂是必然的。兴许这辈子都难以在见天日。

以前的地位、荣誉等种种,都将成为往日云烟。

其后是漫长的审判过程。

提刑省、监察省和宗人府将赵序、赵迪等人的罪行全部详尽的列了出来,逐个审判,时间很快便到了正午。

这时稍作休息,然后又继续。

如此,审判竟然持续了两天的时间。

直到翌日的黄昏时候才总算是审判结束。

总共涉及到的九十四人全部伏法认罪,其中罪行最轻的被判了两年的徒刑。而其中罪行最重涉及到命案者,无疑是死刑。

赵序和赵迪倒是没有自降身份犯下这种罪行,但做过的勾当也是不少。赵序中饱私囊,恶意欺行霸市等等。

赵迪做的则多是上不得台面的事,诸如强抢民女、蓄意伤人、豢养死士等等。是他和那些江陵府内的边缘人物混得颇为熟悉。

最终,赵迪量刑竟然比赵序还要重许多。赵序仅仅被判二十年监禁,而赵迪,则是终生监禁。

这辈子他大概是很难从牢狱中出来了。

当然,以赵序的年纪,还能不能活着出来也是个未知数。

李哲明也被牵扯其中,被量刑十年。一失足成千古恨,估计就是他心中现在最大的感想。

当王文富宣读完审判书上最后一个字,并且拍响惊堂木,让禁卫们将赵序等人带下去的时候,也意味着健王府的事情落下帷幕。

这看似仅仅是健王府的事,但谁都知道这实则是以八大郡王为首的皇亲集团和中枢内阁的交锋。

结局很是明朗,中枢内阁大获全胜。

自此,连民间百姓都能清楚皇亲们如今在朝中的地位。或许以后,皇亲集团都难以再翻身。

他们的影响力将仅仅局限于皇室集团之内。

那些朝中和他们有关系的,也十有八九会见机疏远他们。

国有国法,这对大宋长久而言,必然是好事。

这件事处理妥当,钟健等人的注意力便迅速转移到了草原方面。

即在这日,王文富、赵与珞等人又都齐聚于中枢内阁之内,深夜,秉烛长谈。

根据草原那边传过来的清白,草原以及接近一统。这局势,倒是和当年成吉思汗在草原发迹,蒙古族崛起有些相似。

只是大宋不是当年的大宋而言,现今的大宋于整个世界都是庞然大物。除去洲域那边以外,其余各洲几乎都以大宋为尊。

也就是限于科技,大宋没法将这些势力整合起来,要不然必定震慑整个世界。

中枢内阁。

钟健、陆秀夫、王文富、文天祥、陆秀夫、赵与珞等提刑省、监察省、国务省的正副令都在。

钟健看着手里的密信,道:“草原那边刚刚传来的消息,铁穆尔已经快要统一草原了。那些原本有意臣服于咱们大宋的部落,挡不住他们的侵犯。”

真金已经向赵洞庭坦白铁穆尔去了草原,钟健他们也从赵洞庭的嘴里知道此事。

闻言,众人都看向文天祥。

在军事方面,文天祥有最大的发言权。

文天祥感受到众人目光,轻轻叹道:“看来这铁穆尔是有些本事的,这般速度,着实惊人啊!纵是我们大宋禁军,也不过如此吧?”

这话,让得众人都是动容。

陆秀夫道:“军机令此言不免有些将他们高看了吧,草原多年未经战事,且这铁穆尔才是刚去不多时间,就能打造出如此铁骑?”

“他们有火器锻造之法……”

文天祥沉吟道:“差的……只是兵卒的训练而已。如果有良将,在短时间内就能够将其打造成一支及其骁勇善战的军队。”

“那咱们现在怎么做?”

钟健听文天祥这么说,脸色也是凝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