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奔雷拳斗凤眼拳(1 / 2)

出了正月,五峰寨中留下何铁男守寨。狄熊、何铁雄、陈六三人,挑了数名衣甲齐整的喽啰前赴锁牢关。

锁牢关山高路陡,重岩叠嶂,怪石嶙峋。三面险峰矗立,遍布枯木荆棘。一关居高,横锁山壑,正乃兵家藏兵用险之地。

危峰兀立两牢山,乘高居险锁牢关。

飞鸟到此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锁牢关可不似五峰寨那般木头搭的寨子,而是一座皆由青石垒砌的石关。关上城楼、垛口、敌楼、角楼一应俱全。守卫枪矛、旌幡林立。

锁牢关不似关隘,更似一座坚城,虎踞龙蟠于两牢山之中。

狄熊与众人纵马上山叩关。心中暗忖。

‘俺的娘!这锁牢关,当真无愧于险关之名啊!若是引军强攻此关,势必死伤无数。’

五峰寨众人报明来意,一名传令兵卒出得关来。引狄熊、何铁雄、陈六三人入关。而此次精挑细选出来的五峰寨喽啰,则皆被留在了锁牢关外。

三人入得关内。陈六见到行列齐整,四处手持兵戈巡卫的北燕兵士,便觉双腿打软。

何铁雄倒是还好,只是为校场中一员小将的手段惊艳,啧啧称赞。

狄熊则是细心四处打量关内各处。盖因他是欲要生擒庞泰祟、智取锁牢关之人。

那名传令兵卒并未领三人去中军大帐,而是领到了校场之中的点将台上。

此刻北燕大都督,琅玡城主,庞泰祟。正立于点将台上,阅兵操练。

狄熊三人上前,躬身跪拜,抱拳见礼。

庞泰祟七尺余高,头戴鎏金盔,身着黄金甲。龙眉凤目,唇方口正。三牙掩口髭髯,约有四十四五年纪。

庞泰祟侧身瞥过一眼,便猜到那黢黑丑陋,貌似恶鬼的壮汉应是熊大。捋须言道:

“你便是燕家死士之后?可有凭证?”

狄熊将头低下,露出颈后飞燕刺印。

“此印大都督可识得?”

庞泰祟当然识得,不然也不会放几人入关。此飞燕刺印,一见便是孩童之时所刺。此印之中,暗藏旧燕盲文,当做不得假。

不过若是别有用心之人有意为之,那便不好说了。

庞泰祟颔首,笑了笑。

“好!起身说话吧。”

见三人起身,庞泰祟与狄熊笑道:

“听闻你师从燕朝名将,宣人宗。庞某一直想见识下他的《奔雷拳》与《金花锤法》。想必今日是有眼福喽?”

刺印可以作假,武艺却做不得假。宣人宗的锤法和拳法源自燕家,故绝不会轻易授人。而庞泰祟虽未研习,也是知晓一二。是否师从宣人宗,一验便知。

狄熊早便想试试庞泰祟的武艺,起身咧着大嘴笑道:

“哈哈哈!好!俺也想见识下‘金刀太岁’的断金刀,是不是真如传闻的那般厉害。”

说罢狄熊行礼,摆了个请赐教的架势。

庞泰祟失声笑道:

“哈哈哈,本都督怎能以长欺幼。叫你师父知晓,还不打上门来。”

继而炼气唤道:

“炎儿!”

校场之上,纵马驰来一员小将。

十八九的年纪,面如紫玉,目若朗星。

紫面寒眸裹赤帻,火龙麟甲衬朱袍。

胯下铁脚枣骝驹,倒持九凤朝阳刀。

此小将名庞炎,本是庞泰祟部将遗孤,后由庞泰祟收为义子,亲授其武艺、兵阵。

庞炎近到台前,跳下马来。用上一丝巧劲,将长刀抛入兵器架中。百余斤的长刀不偏不倚,不摇不晃,竖立架中。

庞炎单膝跪拜,抱拳行礼。

“义父!”

庞泰祟一手让向狄熊,和颜悦色道:

“炎儿!你来与这位小兄弟比比拳脚。莫要伤了他。”

庞炎起身咧口笑道:

“炎儿省的!”

继而朝狄熊招了招手,面带不屑笑道:

“来吧!我庞炎早想会会五峰寨的山贼了!想来你也是个什么头目吧?可有名号?”

庞炎言语无礼,陈六一时怒起,上前吼道:

“我二哥熊大,文武双全。江湖人称——阎王老子!”

狄熊额间见汗。

这什么狗屁诨号?自己那日只是随口一说。还江湖人称,明明是前几日才起的。五峰寨内之人,尚有大多未曾听过呢……

庞泰祟微微摇首,忍俊不禁。

庞炎一愣。

什么?我义父人称金刀太岁。你一个小小毛贼敢自称阎王老子?!

“哈哈哈哈哈!来,来,来!阎王老子。小爷今日让你瞧瞧,谁才是老子!”

庞炎怒极反笑,眼中寒芒闪烁。今日定要打得这黑厮满地找牙。

何铁雄于一侧出言低声道:

“二弟!务必小心!此前他挥刀马战十合,连败四将。想来拳脚也是了得。”

狄熊一见便知这庞炎也是炼气之士,方才那手巧劲也是不俗。不过心中却是不惧!

“大哥安心!且看俺如何教训这紫面小儿。”

说罢,狄熊跳下台去。熊罴降世,阎王落地。

另边厢,庞炎松肩握拳如凤眼,侧身含胸似弓形。

狄熊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