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羞辱!(1 / 1)

在别人的府邸上质问主人是一件极其没有礼貌的事,卢弘济却是淡淡瞥了自家孙子一眼,随后便将目光重新投向方言,饶有兴趣地等待方言会如何作答。

在心底默念了三遍要矜持不能打人后,方言笑道:“与其说是奴仆,不如说是长工合适些。”

卢靖宇面无表情地道:“此话怎讲?”

“在方山侯